青光石色

名叫阿色,专注石青,玻璃渣盛产地。

[石青]《向阳之诗》2

①吸血鬼paro

②作者吃枣药丸

③龟速慢更

④海盐焦糖风味,迟早装车

————————————————————

我记得一个小男孩,从小就是一个人,坐在公园里一言不发,不跟别的孩子玩耍,看起来也不像有自闭症。

后来有一天,那孩子身边多了一个小男孩。穿着制作精良的白衬衫背带裤,蹬着黑漆小皮鞋,和那个环境格格不入。

他们俩成为了朋友。

至少我觉得是朋友。

再后来我搬家了,再也没见过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友谊是不是还在继续。

如果是,我想这是那个孩子的运气。

毕竟像他那样不招人喜欢的小孩子早点死掉才是为世界做贡献。

————————————————————

“你是傻子吧?”歌仙兼定和好友见面之后第一句话问候了他的智商。

“好友见面说我傻子也太绝情了吧?”笑面青江是来还西装的,所以他一只手提着装着衣服的纸袋,另一只手现在故作失落的捂在胸口。

“好友突然打电话过来说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还向我咨询感情,这太不风雅。”歌仙兼定摇摇头,“我认识几个不错的医生你要不要去看看脑科?”

笑面青江笑着把袋子塞进他怀里,“我可是说真的,遇到大劫难啦,不想放手,又怕是落花流水之意白忙活一场。”

歌仙兼定挑眉,打开纸袋翻弄检查里面是不是又被塞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安心啦,这次我很乖巧的没放任何东西哦。”笑面青江站在一旁环胸笑着,“毕竟这次有求于你嘛。”

“到底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觉得我会回答你的?立向居勇气吗?”歌仙兼定保持着姿势侧着头直直盯着笑面的眼睛,“那个人就这么让你痴迷?”

“嗯……”笑面青江收起笑容,罕有的认真回看歌仙兼定,点了点头,“也有可能是吊桥效应,但是现在确实对他动心了。”

歌仙兼定叹口气,抓紧了纸袋,“进咖啡屋再说。”

他转身走在前面,听到身后好友发出高兴的笑声。

歌仙兼定咂了咂嘴,走路的步子下力放狠了一些,几乎是跺着地在走。

他搞不明白,只是一个晚上不见,笑面青江突然从一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成年男性蜕变成被恋爱气息包裹的纯情高中生。

这让他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歌仙……歌仙……?”

笑面的声音被他的个人思绪阻挡,无法传入大脑。

歌仙兼定这个人的发散思维很强,他从对自己或许会和挚友逐渐分离的恐惧想起了陈年往事,也幻想了笑面青江将来可能会有的生活。

“歌仙!?”笑面青江猛地伸手把他向后拽。

“怎么了……?”歌仙迷茫的看着面色愠怒的友人。

“居然还问怎么了……你刚刚面前是呼啸而过的轿车哦?再差一步我们俩就要说拜拜了,这可一点都不风雅啊歌仙。”笑面青江比歌仙矮了一些,他抬着头看歌仙,眼中写满了不爽。

笑面青江对好友的坏毛病了如指掌。

他皱着眉拽着歌仙兼定朝两个人经常去的咖啡屋走,“你又在想什么?你每次都是这个坏毛病很容易出事的。”

歌仙兼定一阵恍惚。

小时候是他拉着青江一步一步迈出去的,而现在却是他被青江拉住了。

两个人在咖啡屋坐定,歌仙选了肉桂茶,青江要了一杯冰咖啡。

“那么,说正事。你和那个人怎么认识的?”歌仙喝了一口肉桂茶,烫的直皱眉。

青江认真的低头思考,回答道:“大概是一个奇怪的play?顺便说,歌仙你的衣服当时夹在我们俩之间。”

不出意料,歌仙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瞪了他一眼。

“然后呢,你喜欢他哪里?”

“哪里啊……”青江歪头转着眼珠仔细的想。

青江还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从昨天对石切丸动心到现在,他还没想过有关石切丸的一切。

笑面青江想了很久,歌仙等着他思考结束,途中喝下了两杯肉桂茶。

“还没……”歌仙的第三杯茶喝到一半时,他叹了口气,问青江。

“我想不出来。”青江打断了歌仙的话,他双手十指相扣,搁在桌沿,“我想不出来……但我的确是很喜欢他的……”

笑面青江无奈的笑起来,他耸耸肩,“歌仙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好的,脸长的不错,说不定还是分不清年纪的童颜。”歌仙兼定打了个响指,点点头,末了又补充道,“一见钟情是要看脸的,青江你口味挑剔我也知道。”

笑面青江噗嗤一声笑出来,他本来还有些担心歌仙会骂他什么都不知道就一头热。现在想想,挚友的接受能力比任何人都要强大,接收自己信号的能力也是与日俱增。

“笑什么?”歌仙皱眉,食指弯曲敲了敲桌面,“不是在商量正事吗?”

“是……”笑面青江笑的止不住,“只是在想,能认识歌仙你真是太好了。”

歌仙兼定的眉毛舒展开,他表情柔和下来,笑了一声,“你啊……一点都不风雅,要是我不在你身边不知道会有惹多少麻烦。”

“是是是。”

————————————————————

和歌仙聊天结束之后,他们俩又去参加了今天约定好的朋友聚会。

青江把自己的情况和朋友说了之后得到了一堆建议。

“强硬一点,在他身上刻个刺青?”宗三一边伸筷子捞着火锅里的肉片,一边说道。

“哪可能这么简单啊,他体型比我魁梧很多诶。”

“让他看看真心实意的感情,还是老实追求比较好。”蜂须贺往青江碟子里放了团魔芋丝,有些迟疑。

“老实一点我怕会追不上啊。”

“风雅最好。”歌仙喝了口荞麦茶,提出自己的见解。

“你已经跟我说了一个下午了,不过风雅在这方面是行不通的。”笑面青江翻了个白眼。

歌仙兼定气竭。

酒足饭饱已经是深夜,笑面青江甩着装有从便利商店买来的安全套的袋子,吹着口哨走到公寓楼的楼底下。

路过垃圾桶的时候他却鬼使神差把塑料袋连同东西扔掉,只留下一包揣在裤兜里。

“哦,欢迎回来。”吸血鬼很自来熟的坐在沙发上翻看着青江放在桌子上的时尚杂志。

青江其实是有些心虚的,毕竟是第二天认识的人,万一调戏不成反被吸血怎么办。

“你很像父亲啊。”青江舔了舔嘴唇,坐到石切丸身旁。

石切丸挑了挑眉,“怎么说?”

“有人跟我说‘欢迎回家’这种感觉,就像是生活许久的两个人才会有的关怀,我不知道怎么去定义你的位置,只好说父亲。”青江耸了耸肩,思绪突然被回忆抛远。

欢迎回家啊……这种话真的是许久没有听过了。

“与其说我是父亲,至少说我是兄长才比较符合我的年纪吧?”石切丸苦笑,“我看起来很老吗?”

“不老。”青江摇头,脑后的马尾跟着一甩一甩,“但就是有这种感觉。”

“……”

一时间无言,由沉默填满了空间时间。

过了大约一两分钟,青江再度张口,“其实我有一个兄长,只是很久没有见到他了。不知他现在怎么样。”

“我……也有几位兄弟,虽说不算格外亲近,倒也算是和乐融融的一家人。和他们失散之后也挺担心的。”

“失散?”

“啊,说起来——”自知失言,石切丸迅速转换话题,“青江君可有带夜宵给我?”

“……你又没告诉我,我怎么会带。”青江笑了一下,“实在饿的话不如吃了我?”

石切丸笑起来,弯弯的眼角格外诱人。

青江咽了一口唾沫,伸手解开几颗衬衫扣子,拽着领口拉至肩头,“这里可是有移动储备粮哦?”

“刚刚只是说笑。”石切丸侧着身子抬手拉着青江的衬衫将扣子一颗一颗系好,“食量的话,一周200毫升足以维持。”

“诶~还是要吸我的血啊。”青江拉长了音节,眸子半垂,瞳孔笔直的看着石切丸。

“我会自己想办法,不劳烦青江君。”妹妹头的男人亦看着他,紫罗兰的瞳孔里柔和的似乎能开出花来。

青江非常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脏跳动如同太鼓重击。

他深吸一口气,跨坐到石切丸腿上,双手捧住石切丸的脸,和他额头相抵。

“青江君这是做什么?”石切丸笑着问他,脸部的肌肉随着动作而微微偏移。

“你说呢?”笑面青江向他轻轻吐气,“都已经是这个姿势了,我想做什么不是一目了然吗?”

石切丸保持着笑容,一只手搂上青江的腰,另一只手摸索着沿着他的脖颈顺着脊椎向下滑,停到臀部开始搓揉。

青江受用的哼唧,然后他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裤兜里被抽了出来。

“……”手里拿着安全套的石切丸笑容逐渐僵在脸上。

———————TBC————————————
①歌仙真的超级好,闺蜜组都超级好!
②写他们的互动真的很开心!
③啊卡肉卡肉,虽然今天上午的语文课已经把该做的都写完了,但是现在还不是时间。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