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光石色

名叫阿色,专注石青,玻璃渣盛产地。

[石青]《向阳之诗》

①吸血鬼paro

②中长

③海盐焦糖风味

④日后开车

⑤作者吃枣药丸

—————————————————————

我把他视为太阳,渴求而得不到。我为他唱赞歌,希望黎明的光芒能够眷顾我的人生。

有人说,白昼之光,岂知黑夜之深。我却清楚,黑夜之境,孕育明光。

—————————————————————

新宿的夜晚,歌舞伎町灯火通明,大大小小的节能灯牌子挂在街道两边,充满了邀请的色彩。

绿发青年穿着宽大的衬衫和宽松的牛仔裤,一只手插兜,一只手反掌把黑色的西装搭在身后。

他在裤兜里摸索出一个手机,修长的手指点了几下拨通电话。

“是我,忘了拿走西装可一点都不风雅啊?”他笑呵呵的和电话另一头的好友说话。“我现在在歌舞伎町干嘛要给你送过去啊?不如你叫我一声爸爸?”

“笑面青江!”电话那头的人咬牙切齿的念出好友的名字,“等我工作办完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风雅。”

“饶了我吧,风雅什么时候变成这么可怕的东西啦?”他一边和人开玩笑,一边拒绝沿路靠上来的风尘女子。

挂断好友的电话之后,名为笑面青江的青年经过经过路边的小巷子,他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停下了步子。

模样清秀的妹妹头青年靠着发冷的墙壁瘫坐在地上,看不出年龄的娃娃脸在黑暗中若隐若现,紫罗兰的眼睛在墙壁打下的阴影中反射远处路灯,就像是盛开在黑暗中的地狱幽火。

笑面青江下意识的吹了一声口哨,少有的主动靠到陌生人旁边。

“需要帮忙吗?”他蹲到男人身前笑眯眯的歪着头打量男人。

男人抬起眼皮瞟了他一眼,默默把头扭开。

这是什么意思?我长得很丑吗?已经丑到不想说话?

平心而论,青江的脸绝对算不上是丑,甚至可以说很美,即使是在同性面前这张脸也充满了诱惑力。

“真是冷淡呢~”笑面青江笑了一下,耸耸肩,站起转身,抬脚准备离开。

突然间,一只手拽住青江身后的西服外套强硬的把他向后拉扯,青江只觉得瞬间天旋地转,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抱进怀里,好友的西装外套被垫在他和身后的人之间。

青江被迫双腿岔开坐在男人合拢微弯的两腿上,他的腰被一只手紧紧箍着,而另外一只手穿过他高高束起的马尾,五指牢牢的按在青江两根锁骨之间。

一瞬间的震惊过后,青江立刻稳定情绪,嘴角勾出一个笑容,“哦?这是要做什么呢?让我染上你的颜色吗?”

身后的人没有回答他,只是把额头抵在青江脖颈后,温热的呼吸喷洒在青江的肩与脖子交汇的地方,那感觉酥酥麻麻,让青江情不自禁想放软身子。

“不说话就是默认咯?”青江稍稍动了动,按在胸口的手力度立刻加大,压的青江生疼。

青江皱眉,骂人的话还没有出口,疼痛便席卷了大脑。

男人锐利的犬齿深深陷在青江的肩膀处,隔着衣物,狠狠的扎进肉里。

青江痛呼出声,拼命挣扎。

原本按在胸口的手突然上移,手指卡进青江口腔压住舌头迫使他无法发声,突如其来的袭击让青江想要呕吐。

与此同时,青江感觉肩膀被咬的地方失去了知觉。他强忍恶心,艰难的用眼角余光去看,只能看到男人赭色的短发和高挺的鼻梁。

青江从来都没有那么冷静过,他清晰的感受到血液从伤口流失,滑入对方的口腔。

是吸血鬼吗……?青江在心里想着,居然能遇见传说中的生物啊,糟了外套还没还给歌仙,明天还说好了和宗三他们聚一聚……青江的大脑里蹦出了无数的事情。

我会死在这里吗?他想到了这件最重要的事,说起来,自己就是那种会把重要的事放在最后考虑的类型啊,不对,现在的重点是自己会不会死吧……

就在青江胡思乱想的时候,禁锢自己的力量逐渐变小消失。

男人保持着吸血的姿势一头扎在青江肩上不省人事。

青江稍微动了动,发现确实已经不会再受到攻击之后立刻站起身抓着歌仙的西装外套就向巷子外面奔。

也是奇怪,这么热闹的街道,来往人群这么多,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巷子里发生的事。

青江跑了几步,又驻足,转过头来看向昏迷的男人。

男人背靠墙壁歪着头,像是被谁杀在了墙角一样。

笑面青江小步小步挪过去,蹲下来仔细看这个差点要了自己命的吸血鬼。

闭上眼的脸比睁着眼的样子还要招人喜欢,睫毛轻颤,双唇微抿。

鬼使神差一般,笑面青江把好友的西装穿到自己身上,架起男人往回走。

回到家,青江踢开半掩的卧室门,把男人放倒在床上。
他短暂的休息了一下,起身打开灯,站到试衣镜前面,脱下西装。

不出意料,被咬的地方溢出了鲜血,染红了衬衫。

青江回头看了一眼,男人睡的很安稳。他出了一口气,一颗一颗解开扣子,拉开领口。

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是为了看自己的伤口如何,却还要检查罪魁祸首有没有睡着,简直就像是背着爸爸偷偷看成人杂志的高中生。

青江一边想着莫名奇妙的想法,一边看自己的伤。虽然已经止血了,但伤口四周仍不了避免的微微发青。

青江用手碰了碰,疼的他倒吸一口气。

—————————————————————

男人悠悠转醒是在第二天的上午。

他睁开眼,看到的不是天空而是天花板

这让他异常的恐慌,他猛地坐起来警戒的看向四周。

房间里没有人,没有冰冷的机械设备,没有培养罐,身下是床,柔软的床垫承载着他的重量,指尖触及单薄的夏凉被,顺滑的触感让男人分外不安。

窗帘是拉着的,房间里没有光线,不过在吸血鬼眼中有没有光都是一样的。

这是个很整洁的房间,但是房间里飘散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突然门把手被人旋开了。

没有见过的生面孔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打开了房门,那人看到他,眼皮抬了抬。

“喔,你醒了。牛奶要喝吗?”

“……?”男人有点懵,他皱着眉充满警惕的看着这个向他走过来的青年,搭在身体两侧的手慢慢蓄力,随时准备出击。

绿发青年把牛奶放在床头小柜上,侧着头看向他,“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被吸血对象带回家就这么震惊吗?还有,你那个挺大的,我是说力气。”

“哈?”男人更加迷惑不解。

直到青江把所有事告诉了他并把肩头的伤给男人看过之后他才慢慢明白发生了什么。

“真是很抱歉,很久没有吸血了,昨天实在是克制不住吸血的欲望了。”男人不好意思的挠着头笑,爽朗的笑容让青江怀疑到底他是不是一个吸血鬼。

“嘛,微笑才是最好的,就结果而言。”青江耸耸肩,“而且,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吸血鬼呢。比幽灵还要有趣。”

男人听到他的话,定睛看向青江。

青江罩着一件大t恤衫,两条削瘦的手臂交叉环在胸前。
他的额发遮住右眼,金色的左眼瞳孔细长如猫瞳。

“对了,我叫笑面青江,嗯,你也觉得这名字很怪吧?你呢?”青江没有注意到男人考量的眼神,他的关注点全部在刚刚打开的手机上。

“石切丸。”男人答话,“另外,我觉得你的名字并没有很奇怪。”

“最好啦。不过吃完早饭还请离开吧,别回来哦。”青江关上手机,指了指厨房的方向,“放心,遮光措施我已经做好了。”

“一开始来这里也不是我的本愿啊。”石切丸露出一个困扰的笑容,“而且就算让我离开,我现在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定居的地方。”

“那就委身于我,啊我是指住在我这里,要交房租。”青江接话,轻描淡写的口气就好像他丝毫无所谓。

他的眼睛盯着已经空下去的牛奶杯,一下也没有看石切丸。

石切丸笑了笑,起身去找早餐吃。

似乎从一开始他就有打算要住在青江家里一样。

“顺便一提,我的房租很贵的,钱不够的话也不介意用别的东西来支付,比如说身体哦。”青江在他身后补充道,“还有,我嘴很严的,请完全放心我不会泄露你的秘密。”

石切丸的步子顿了顿,回过头来对着青江笑了一下,“对往后,真是万分期待呢,青江君。”

那样的笑容,怎么看都像是要搞事。

青江忍不住抖了抖,不是因为石切丸的笑容而是因为石切丸转身对他笑的时候,一股悸动突然自心底而生,刺激青江的大脑皮层。

石切丸去吃饭了,青江一个人坐在卧室的床上,他翻出好友的电话拨通,“歌仙是我,西装我马上给你送过去,不过我要问你几个关于恋爱的问题……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哪里不风雅了啊?你就是因为风雅才找不到女朋友的哦……你是老妈子吗问这么多?”青江和好友拌嘴的同时不忘盯着门以免石切丸突然进来。

青江挂断电话之后,发现石切丸还在吃饭,松了一口气。

虽说一见钟情这种事总是有例子,但青江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且对象还是非人的存在。

青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我死而无憾。”

—————————tbc——————————

青江最后一句话这个梗来自日本作家二叶亭四迷在翻译屠格涅夫的小说时,将“我爱你”翻译为“我死而无憾。”

——————————————————————
作者的碎碎念,想了好多梗啊结果这个是最早写出来的,本来以为上了大学可以高产似母猪,结果发现只有饭量似母猪_(:з」∠)_

评论(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