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光石色

名叫阿色,专注石青,玻璃渣盛产地。

[石青]《十五岁少年》

那场烟火大会就像是一场梦。此后的十年我都会去隅田川,然而,却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他跟我说要做最顽强的十五岁少年,我想他一定是成功了。

—————————————————————

我遇到笑面青江时,也才十八岁。

那个下午,他戴着边檐宽又长的草帽,蹲在隅田川的公路草地旁,帽子遮着他的脸,我看不清,唯一所能看到的,便是他垂在胸前的头发,那翠绿色的长发几乎垂到地上。

我从隅田川的浅草站下车,一时分不清方向,原本以为他是本地人,走到他身边想要问路。

“哟,你也是来看海上花火大会的?”他看见我,微微抬头笑了笑,“一个人?”

“嗯。”我有些局促不安的抓紧了包带,小幅度点头。

他慢慢站起身来,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又眯着眼笑,“要和我结个伴吗?”

我这才看清他的脸,稚嫩却又带着隐隐的成熟。

“不用了……”我摇摇头,从他身边走过,想要走到公路的尽头。

“诶你不要走哇!”他拽住我的背包。

我回过身去,只见他松开背包,在我身后可怜兮兮的缩着脖子和手,像被抛弃的小狗一样望着我,“我没有钱了。”

“……为什么对我说?”

“我没有钱了,所以,拜托请收留我!”他双手合十向我猛地鞠躬。

“……”

“……”

尴尬的沉默一时占据了空间时间。

“……我……我对镰仓挺熟的,只要你收留我,我可以给你做导游!”见我迟迟没有说话,他又缩了缩脖子,结结巴巴的说。

“你有国民ID卡吗?”看他可怜的样子,我有些心软。

“有!有!”少年忙不迭的从外衫的口袋里拿出卡递给我。

“……笑——面——青——江?”我念出他的名字,对着ID卡仔细看了看。

“诶嘿嘿,是真的卡哦。”他抬了抬帽檐,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你呢,你叫什么?”

“……石切丸。”我把卡还给他,“你才十五岁吗……?”

他向我扬起一个得意的笑容,“怎么了,别看我这样,我可是经验丰富呢。”

“从樱桥下游一路向上到言问桥上游,我保证这段路一定超级美哦。

“即使不是烟火大会,坐着小舟在那里赏樱也是是让人微笑的好事。”

他双手交叉扣在脑后,领着我在公路上行走,一路上絮絮叨叨。

我不擅长和人交流,就听他一个人自说自话,盯着他的背影跟着他走。

他整个人瘦瘦小小的如同一棵小树,仿佛一阵大风就能拦腰折断。

“对了。”突然,他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直直的撞了上去。

他被我撞的倒退了几步,揉着脑袋疼的龇牙咧嘴。

“……抱歉……是我分心了……”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认错。

“没事没事,微笑才是最好的哦。”他弯着腰,伸着脖子笑容灿烂的仰视我垂下去的脸,“真的觉得对不起我的话先请我吃饭吧?我快饿死了。”

—————————————————————

在等便利店的鳗鱼饭加热好的时候,我向他提出了一个困惑我的问题。

“诶?为什么我会一个人在隅田川?”他指着自己重复了一遍我的问题,“唔……因为我没人管了啊……”

“……?这是什么意思?你的家人呢?”我心中隐隐不安。

“没有啦。”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柜台上的微波炉,压低了声音,“肉身消亡,灵魂成佛的那种没有哦。”

“不过放心,我有好好的活着,无论如何,微笑才是最好的。”他回头冲我笑了笑,“嘛,你也笑一下?”

顺应他的心意,我有些腼腆的笑了笑。

“啊,你笑起来很好看啊。”他愣了一下,眯起眼盯着我,“你呢,你为什么一个人来旅行呢?”

我不擅长和人交流,在那时,我十八年的岁月里交流过的人少之又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向谁讲我自己的事。
家里人说我孤僻,兄弟们觉得我内向。

但是,那个时候,我却鬼使神差一般的开了口。

或许绿色确实拥有让人安心的魔力,我们拿着盒饭坐在路边的长椅上边吃边聊,我告诉了他很多我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告诉别人的话,他也告诉了我一些关于他的事。

青江有个兄长住在隅田川,但他不知道具体住址。他来隅田川就是为了找他的兄长,但是在车站被警察拦了回去,钱包在逃跑时掉出口袋。所幸善良的邻居开着私家车要来隅田川,就把他顺路捎来。

“我要做世界上最顽强的十五岁少年,这样的话就不会让人再担心了。”他笑着对我说,“石切丸要不要做最顽强的十八岁少年呢?在各种方面都顽强的少年?”

那是个听起来很不错的想法。

吃完午饭,我们沿着隅田川河岸向前走,青江依旧是边走边聊,但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讲,我在听。

他会告诉我严肃的政治事件,也会说一些名人?趣闻,有时候他也会讲些乱七八糟的话,不符合十五岁年纪的,让人脸红的话,但是却又很有分寸的把握着不会逾越界限。

十八岁的我觉得这个十五岁的少年真的很厉害,知道很多我所不知道的,比我要成熟许多。

花火大会是晚上七时零五分开始,我和青江订过浅草寺附近的宾馆之后,早在下午三时便到达了樱桥,在隅田公园待了一会。

“从这里可以看到东京天空树。”青江趴在河堤护栏上,指着不远处矗立着的京天空树。

“感觉像是顶在了天空中。”我抬头去看塔尖,轻声说道。

“天空树嘛。”青江耸耸肩,“自然是像在空中咯。”

“但是隅田公园最有名的,还是它这河堤两边的一千多棵樱花树。在江户时代,这里以‘墨堤之樱’’而闻名,是赏樱的大好地点。”

他转身靠在护栏上,清风大盛,吹起些许长发,夹杂着夏季的繁樱花瓣,一时美得如同画境。

“青江……很厉害呢……”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脸,对着他笑,“很擅长和人交流,说话技巧很棒,知道的也多,而且很坚强。如果是青江的话,一定可以成为世界上最顽强的十五岁少年。”

“是吗……”青江微微睁大眼睛,对着我露出一个不知怎么形容的表情,他将脸撇向一边,发红的耳朵像极了神社神官眼角的小町红纹。

—————————————————————

花火大会开始时,樱桥上已经挤满了人,我不得不抓住青江的手腕防止我们两个人走散。

青江一边皱眉说我弄疼了他,一边单手照相,拍摄灿烂的花火。

第一会场从樱桥下游到言问桥上游,桥两边有警官维持秩序。

我和青江沿着涌动的人潮,向言问桥挪动。堵在吾妻桥的时候,烟花爆炸的声音轰鸣。

不知是谁先开始喊出来的,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默契的喊着“玉屋”和“健屋”。那么盛大的场面,让我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人和人素不相识,却在因缘际会之下做着同一件事,理想不同,信念不同的人在一瞬间产生了共鸣。

这是何等的幸运。

但人声鼎沸之中,青江站在我身旁说着什么,声音低沉悲伤,埋葬在喧哗之中,被璀璨烟花粉饰。

那时我沉浸在花火大会火热的气氛里,没有多关注他。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这天他对我说了什么。

他说他确实有个哥哥,但来这里不是为了寻找哥哥,而是为了寻死。

他没有做顽强的十五岁少年的勇气,那是骗我的。

他只是看到我找不到路所以帮我一把顺便蹭口饭,蹭一场花火大会。

花火大会持续了两个小时。在回宾馆的时候,青江显得异常沉默。

我拉着他走的极其缓慢,路灯拉扯着影子拖得细长。

“青江觉得好看吗,花火大会?”

“嗯,好看……”

“有没有想吃的夜宵?”

“没有。”

“你今晚怎么话这么少?”

“该说的我都说了啊,在大会上。”

“咦?是吗?可是我没有听到啊。”

“是石切丸你根本没有注意到我吧,看来今晚必须让你见识一下我经验丰富的一面呢~”

我那时听不出来,他是多么努力的想要调整他的心情,只是单纯的感觉青江的语气一直在变。

没有人给他鼓励,没有人听到他的话,世界是热闹非凡的,唯他一人寂静的仿佛流逝的时间。

第二天,他自告奋勇要带我去浅草寺,说是我们最后的旅程,而后他就要和我道别。

我们从雷门进入,抽了签,解了签文,写了绘马,参观了浅草神社。

一路上,青江都在说话,说很多有趣的东西,让人捧腹大笑。

他自己也在笑,眉眼弯弯,眼瞳明亮。

碰到那位灰发的僧人,是在西南角的五重塔。

那僧人紧闭着双眼,颈间手中挂着长长的佛珠。

他正在和对面一个神色漠然的蓝发僧人争论什么。

我本来想拉着青江离开,他却挣脱我的手跑了过去,我只好也跟了过去。

僧人听见声音转头看来。

“兄长。”

“贞次。”

灰发僧人和青江异口同声。

“哦,是亲人吗?那小僧先行告退。”蓝发僧人抬眸看了一眼,双手合十微微鞠躬后迅速离开。

“你来了。”灰发僧人抬手揉了揉青江的脑袋,“悟透了?”

“没有,悟透悟不透都是一样的,迟早要面对。”青江轻轻拂开他头上的手,“若要找出什么改变的话,是心境吧,我已经,能够放下什么了。”

“如此甚好。那么这位是?”僧人将头转向我。

“这位我要隆重介绍一下!石切丸是我在隅田川认识的贵人哦!”青江跑过来,将我拽过去。

“贵人?”一直闭着眼镜的僧人微微歪头半开了双眸打量了我一眼。

说是贵人,倒不如说是互相鼓励。

我虽然一直被人说做迟钝,但是再迟钝的人也会有偶然聪明的时刻。

青江的反应那么怪,即使是我,也会有所怀疑。

因此,我质问了他。

一开始青江情绪很激动,到后来,他蹲在樱花树下一边哭一边告诉我关于他的所有事。

但是他果然是顽强的十五岁少年。

因为即使痛哭,即使绝望,他也还是熬过来了。

我蹲到他身边,安慰他,鼓励他。

我很庆幸自己能帮得上他的忙。

一直以来我都是没用的存在,身边有着比自己优秀百倍的人,他们的光芒把我掩盖。

所以,我很感谢青江。

他让我觉得自己并非一无是处。

他说我很温柔,而温柔即是强大。

“原来如此,那么,这位贵人是贞次的救赎呢。”僧人点了点头,向我微微颔首。

我和他,谁救赎了谁,谁又圆满了谁呢?

分别的时候,青江送我到浅草站。

“加油,石切丸,我会成为世界上最顽强的十五岁少年,你也要成为世界上最温柔的十八岁少年。”他爽朗的笑着,对我抬起拳头。

“嗯,我会努力的。”我笑着也抬起拳头和他相碰。

彼此拳头的温度,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

十年说短不短,说长在人生几十年的光阴里也不能算长。

人不可能永远是少年,但是却拥有少年岁月。

十八岁那年,我做到了温柔。

二十八岁的我拥有了自己的公司。

“社长,有位先生执意要见您。”当我正缅怀逝去的岁月时,秘书推门而入,“他说他是您的贵人。”

我让秘书请那位先生进来。

“哟~好久不见啦,我变成了顽强的人哦。”熟悉的绿色跃入眼中,“是时候该让你看看我经验丰富的一面了呢。”

“拭目以待哦,青江。”

立志要成为世界上最顽强的十五岁少年的少年和相信自己能成为世界上最温柔的十八岁少年的我在十年后的那一天再度相遇。

我想,我们的故事永远都不会结束。

—————————————————————
①标题参考村上春树先生的小说《海边的卡夫卡》。

②关于隅田川的介绍有参考百度百科。

③花火大会的流程描写有参考百度百科和《小说绘》作者朱熙小姐的日本生活专栏。

④不知道写了什么东西出来,请凑合着看。

评论(1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