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光石色

名叫阿色,专注石青,玻璃渣盛产地。

[鹤一期黑帮paro]《路》[BE]

前言,给我家宝贝竹崽的鹤一期总算是在改了又改之后写完啦_(:з」∠)_ @love at first sight
直到现在,一期一振也不知道自己选择的道路是否正确,但他就是固执的沿着自己选择的路走,哪怕一路坎坷,哪怕万劫不复。

“人醒了,梦就碎了。”身材削瘦,少年白头的青年温和的笑着,端着一杯酒和人打招呼。“你醒了没有?”

“没有梦,也就不存在醒与不醒了不是吗,鹤丸殿?”蓝发青年笑着举起果汁回应,“不能喝酒,答应弟弟们了。”

“人生还是需要一些惊吓的,吓一下你弟弟怎么样?”鹤丸国永笑眯眯的把青年的果汁夺过来。

“鹤丸先生不要闹哦。”蓝发青年——一期一振笑着摇头,“今天还有别的任务不是吗?”

“啊啊,那个啊,只不过是趁上流社会的交涉晚宴交货,很简单就过去了,没有一点惊吓很无聊啊,真是糟糕死了,还不如在这里陪你喝酒。”

“有惊吓的话才糟糕呢。”一期笑出声来,“我去看看后花园。”

什么时候和这个人走得近的?一期一振记得不太清了。

或许是这个人向自己伸出手的那一刻,或许是他抱着自己的那一刻,或许是他说爱自己的那一刻。

“不要动哦一期先生,抢会走火的。”一期刚走出会厅,小孩子的声音便在自己身后想起。

“……今剑桑吗?”一期一振想了想,黑帮里的小孩子只有三条家的今剑。

“啊咧?我被人认出来了?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银发的小孩子把冰冷的物体抵在一期一振腰上。

“三条家的先生怎么会在这里?”一期一振举起双手,任凭今剑抽走自己腰间的手枪。

“这就不是你该知道的范畴了。”另一个声音传来。

一期一振心里一惊。

“岩融!!”年幼的孩子发出欢呼声,“我很厉害吧?”

白兜帽男子接手小孩子手中的手枪,继而抵在一期一振后脑勺,“关于你们这次的货物,三条家有疑虑。”

“这件事要向上面汇报,我一个小人物是没有什么知情权的。”

“小人物?大人真是爱说谎啊,粟田口家的一期大人。”今剑笑嘻嘻的绕到人前面,“把位子交给弟弟以为就没人认识你了吗?

“鹤丸国永早就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了,你觉得他为什么没有戳穿你反而放任你继续担任他的助手呢?”

一期一振瞬间手脚冰凉,如果鹤丸国永早就知道了,那么留他在身边还有多少是关于爱呢?粟田口家的大家长比爱人要更加有用吧。

他的神色冷了下来,“你们想要什么?”

“他们想要的东西多了,一期你给得了吗?”鹤丸国永慢悠悠的走来,“听说三条家想抢东西,没想到连我的人都要抢,这还真是吓到我了。”

“鹤丸,你知道?”一期一振开口问道,“你知道还是让我来了?”

“是一期自己要来的吧?”鹤丸国永摊手,“好了好了,三条家的来闹事也别找人质啊。”

一期一振有些无名火。“你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瞒着我?你一直在利用我?”

“一期生气啦?让你惊吓了吧?哈哈人生不就是要有惊吓才有趣嘛。”鹤丸国永嬉皮笑脸。

“谁需要这种惊吓!?”一期一振话未说完便被岩融扼住脖子。

岩融一只手拽着一期一振两个人慢慢转过身来。

“鹤丸你的动作总是这么快。”他笑了笑,另一只手拉着今剑向后退。

“这次这么快放手?”鹤丸国永有点意外,“不像三条家的风格啊。”

“当然不符合啦,因为这次要捞大鱼嘛!”今剑双手扣在后脑勺,“大鱼上钩咯!”

鹤丸国永反应过来的瞬间便被一期一振推开了。

子弹射进一期一振的身体,敲出鲜红的花朵。

“一期!!”鹤丸国永反过身去把人带进自己怀里就势一滚,遁进树木高大的黑色阴影里。

“Bye~”岩融举起手枪,对准了那片黑影。

“砰!!”

“抱歉,我也想帅气的一决胜负呢。”一个黑发眼罩男笑眯眯的从黑影里走出,“阴招可不帅气啊。”

“伊达组的烛台切……啧。”岩融咂嘴。

“还想打吗?狙击手差不多已经被干掉了。接下来就是正面对决咯?带孩子不容易,回去吧,做掉了粟田口家的大人物还不满足吗?”

“切。”今剑撇撇嘴。

“或者说,你们还有别的目的?”烛台切光忠笑眯眯的抬起手枪,“比如被三条家的大佬看中的某位佛教弟子花心的弟弟?”


鹤丸国永抱着一期一振被烛台切光忠的人护送着回了本家。

那个时候的一期一振已经处于弥留状态了。

不会后悔吗?很久以前,接替了位子的弟弟歪着头问。就这样跟着那个人,走上这条黑暗小路,哪怕一辈子都是无名小卒?真的不会后悔吗?

一期一振突然想起了这段对话。

“一期,看着我……这个恶作剧不好玩!”鹤丸国永抓着他的手放在嘴边。

后悔吗?

后悔吗?

不后悔吧……

一期一振牢牢抓着鹤丸国永的手。

温度是真实的,吻是真实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为什么后悔?

耳边声音流逝,教堂丧钟轰鸣。

“有钟声……”一期一振轻声说。

“没有钟声!没有!没有!!”鹤丸国永摇着头亲吻爱人白皙修长的手指。

“鹤丸走着什么样的路呢……?”一期一振喃喃着,“……我呢……?”

——走上这条黑暗小路,真的不会后悔吗?

——路本来就是这样的,谁能一辈子走在光明之中呢?又后悔什么呢?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