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光石色

名叫阿色,专注石青,玻璃渣盛产地。

[文手挑战]7.[粟田口大家族]

7.“那从今天起,我们就一起生活哦。”be

[这个故事送给粟田口大家族,听着《恋与净土的八重樱》想着大家无限的等待思念,泪花子哗哗的流]
————————————————————————
“一期哥什么时候回来?”药研正在磨药材,在一旁帮忙的五虎退突然出声问道。

“很快。”药研连头都没抬,飞快的回答。

“很快……是多快?”乱抱着膝坐在药研的旁边,“药研说了很多遍很快了吧?”

药研有些不耐烦的放下东西,“那你想要怎么样?”

“我想要一期哥……”乱把头埋下去。

药研长长的叹气,而后他蹲到乱旁边揉了揉乱的头,“没事的,一期哥……一定会来的。但是,我们所能做的就只有在这里乖乖的等着他。所以……在一期哥来之前,努力让自己成为独当一面的坚强的弟弟吧。”

————————————————————————

一期一振来的时候,本丸已经破烂不堪。他打开审神者的屋子,灰尘荡了满屋。

一年前,这里的审神者突发疾病死去。在近侍和其他刀剑男子的遮掩下,这件事直到一个月前才被发现。而发现的时候,全本丸的刀剑也已经全部暗堕。

“听说这个本丸的弟弟都在等着一期一振。”自家的审神者看着空荡荡的屋子若有所思,“这个审神者出事那天还在兴冲冲的要锻造一期你呢。”

说的轻描淡写的审神者突然面色一凛。

“谁?”

一期一振拔刀,斩开纸门。

门外站着手握短刀的药研。

“药研……?”一期一振下意识的想要收刀。

“哟,一期哥。”药研一脸的释然,“好久不见。不,我们从未见过呢。”

“一期,小心,这个药研是暗堕。”随着审神者的话音落下,粟田口的短刀一个个出现。

“是一期哥呢。终于看到一期哥了呢。”

“一期哥,大家都很想你。”

“一期哥……”

“你们……”一期一振产生了动摇。

“你们的主人的尸体和其他刀剑男子呢?”审神者站在一期一振身后,问道。

“主人上个星期被火化了。大家都陪着主人走了。在刀解室呢。”药研藤四郎抬起手臂,挡在一期一振和藤四郎之间。

“我们啊,想要见到一期尼,就在想,要是一期尼来处理暗堕的刀剑的话,说不定就能看到呢。”他抬了抬眼镜。

“而且……我们,想要看着这个本丸结束。”五虎退向前一步,“大家,都很温柔,主人也一直很照顾我们。”

“主人她,一直都想要锻出一期哥,所以,即使是终结,我们也想要亲眼看着这个本丸结束。”乱藤四郎说道。

“本丸是我们的家,我们想要留在家里等着一期哥。”前田藤四郎和平野藤四郎补充。

“一期哥,欢迎你来。”药研藤四郎笑了笑,“大家的思念似乎都扭曲了呢,只是想要家人到来,结果却迷失在对家人的思念里。我们,早就在等待一个结束了。”

思念与被思念,哪一个更痛苦呢。

一期一振说不清。

“你们啊,别太过分了。”审神者叉腰训道,“天下间哪有兄长杀弟弟的道理。真想解脱的话就让我来净化你们好了。”

“不……主人……这件事我……”一期一振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审神者推开。

“有话待会说。”她施展开驱魔结界,释放出纯净的灵力。

铺天盖地的璀璨光芒让一期一振睁不开眼。

光芒消失的时候,弟弟们已经不见了,地板上是破碎的短刀们。

“主人……?”

“吓到了吧?抱歉抱歉,毕竟这种事很痛苦呢。”审神者面带笑容道歉,“对谁都是煎熬,这样的话倒不如我来做坏人。”

“不……主人做的没错。”一期一振低头。

“真好啊……有那么多人追随着,那个同事。”神色落寞的小姑娘看着满室刀剑,感慨,“说到底不过是想要贯彻一句话。傻不傻啊,这些人。”

“……那句话,是什么?”

“那从今天起,我们就一起生活了哦。”

————————fin——————————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