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光石色

名叫阿色,专注石青,玻璃渣盛产地。

[群宣]占tag抱歉

#刀剑乱舞语c 群宣#。

门牌号:332656142

此处位于万千之一隅,虚幻之一方。
若有幸相聚于此,愿是年少好时光。
我走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和事物。我的阅历虽说不能与历尽沧桑的睿智之人相比,但也曾经历许许多多的时光。
有的城市与有的人在我的生命与时间里匆匆而过,并不会有特殊为我留下的地方——所以尽管我偶尔会回头看一看,为了缅怀某些时光,但我还是会继续前行,走向未知的地方。
春去秋来,花谢花开,机缘巧合之下,我得以遇见。
并得以召唤。
或许是错觉,或许是现实。我看到阳光透过树木间的缝隙照在他们身上,仿若是穿过了多少年的时光迷失在历史中的神灵。
虽然他们本就是神灵,只是睡了一觉,这世界就变成唯有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才能形容的样子了吧。
不知为何,我竟感叹。
如谓我何人,当以审神者自居,而已。
诸君,可愿同行?
                                              ——审神者  泼月

戴上雪白的兜帽,慢慢走进敌人的阵营之中,一身雪白,在这些历史修正主义者之中显得格外刺眼。

真是的……那一脸想说“就是这样的大本营”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好,大展身手的时刻开始了!

这一席仙鹤一般的白衣随着刀剑的挥舞而悦动,与其说是战斗,不如用剑舞来描述更显妥当。稍微有些认真的表情,使得这本就英俊的脸变得更加动人。即使很强,但面对那么多的敌人,难免也会受到一些不同程度的创伤。

看到染上红与白的我,一会儿死了,也是可喜之事吧。

强力的一击,将最后一个敌人斩杀。刀入鞘,血迹变为黑烟消失殆尽。

最后也不忘回头看看在自己身后看呆的你。

怎么样,吓到了吧?

                                                    ——鹤丸国永

坐在檐下细细倾听着莺儿的啼叫,指节分明的手轻抚茶杯,捧到嘴前轻抿一口,清风徐来倒也吹得安适。
忽闻陌生音色逼近,抬头将人模样尽收眼底,抬手将眼前人身上飘落花瓣置于掌心,端详手中花瓣微微勾唇微笑,启齿。
“既然来了,不如与我一同品茶?”
                                                            ——莺丸

炉火淬炼,重锤千击,杀敌无数,浴血断魂。
百年雪藏,幸得赋予灵识,落樱乱舞,终成此身。
金发,碧眸。蓝衫,白披。
刀剑无需多言,抬眸静望,只等一声令下,穿过千年光阴,扫尽邪佞。
名刀在侧,皆为惊世之作。自叹贱为仿品,难在君侧。
想罢,轻压帽檐,刀已出鞘,敌身与思绪俱断。
蓝衫残破,白披掀起,唇角溢血。
拭去,轻笑:“何妨?”
主公命之所指,此身心之所向。

                                                  ——山姥切国广

所谓通往神剑之路,该往何处去寻呢?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终将去往那条道路。
至于现在,我一个人坐在长廊上,风轻轻的吹着,几缕发丝被微微扬起,意外的惬意啊。
炎热的夏季,要是有点凉爽的东西会好很多呢,比如说冰棒。啊,仅仅只是吃的而已哦。
手指有节奏的轻轻叩击木质地板,配着横梁上的小小风铃,竟像是一段不成调的曲子。
远处传来一阵喧嚣,应该是本丸的其他刀剑吧。这里的人都很正经呢,不管怎么引诱都无动于衷。
不过,这样也很好。哈哈,拥有了人的身体,就拥有了精神和思想,也会像人一样眷恋依赖温暖的东西呢。
这样子沾染尘世,是无法成为神剑的吧?
嘛,无论怎样,笑容都是最好的。

                                                      ——笑面青江

盘腿坐在和室门外的长廊上,耳边回荡的是屋檐下的蓝色风铃被轻风拂过发出的清脆声响。抬起右手,食指和小指上翘置于眼前,微微抬头眯起眼,透过名为“狐之窗”的空洞,只看到夏日午后略显刺目的阳光以及在空气中飞舞的细小尘埃。

又是相当平和的一天呢。这么想着,微微偏过头看向身边,发现身为从者的狐狸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翻着肚皮睡着了。内心蓦地被名为喜爱和感激的心情填满,忍不住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狐狸柔顺的皮毛。不是不清楚自己的特别之处,只是不太擅长和人交际罢了。即便是现在,回想起初次见面时众人惊讶的表情,依旧觉得十分有趣。幸好本丸的大家都十分温柔,也感激能够在现世和粟田口的家人们重聚。

“哦哦是远征部队回来了!”熟悉的声线响起,回过神来是小狐狸已经醒来正端坐于手边,本丸前门传来轻微的嘈杂声。

“今天是一期一振大人带着五虎退大人他们去远征呢!”小狐狸微微摇晃着尾巴继续说道。

“嗯。”低声回应了一声,抱起小狐狸将它放到肩膀上趴好,起身往本丸前门走去。
                                                         ——鸣狐

午后不愿小憩,倚了廊柱端坐在和庭里,任凭一方阳光懒懒斜撒在碧青的衣料上,抬指摩挲顿感暖意蔓延。
流火之末,萑苇之始,也正是邻了寂静下来的时节。兀自阖目听闻四方,万物回应曳动于人,翠澜烈烈,间隙不止。挑了紫眸凤目拢袖微漾,也带了一阵清风,抚了碎发轻拍脸颊,柔痒。
何以辜负?
然而神剑之职,节度本分。本是应召而现身的神明,虽有神性,终究不是自身所悟。纵使内心再无波澜,然而总有万千情绪于胸怀之中,也唯掌中之剑可以抒发而已。
……血与火,虽算不得喜欢,我亦是不讨厌的。
阖了目,一身叶色青衫却压不住眼角朱红。

                                                       ——石切丸

迈着轻快的步子穿梭于木质的回廊之间,周身回荡着“知知”蝉鸣。在这炎热的夏季啊,部屋的回廊是一个令人满意的去处。
    日头高升,阳光像调皮的精灵在树叶上跳跃,拼命撕开茂密的树影,抱住地板抢占着自己的一席之地。
    双指并拢,小心翼翼地捧着的是午后的茶点,里面蕴含的,是兄弟们满满的心意。
    点心甜腻的香味钻入鼻腔,仿佛可以想像得到,在高温下融化的金黄色的糖浆,唇齿间松软的口感,还有那令人食之难忘的味道。
    咕咚咽下唾液,喉结上下滚动催促着主人前进,内心也因想快些品尝到点心而变得急燥,左右观望,终于在捕捉到那块熟悉的衣角时粲然微笑。
    “一期哥,这是兄弟们准备的点心哦。”
    那个和往日一样的俊秀的身影静静坐在那里。
    “包丁,没有偷吃哦。”
                                      ————包丁藤四郎
(今天也在爱慕着一期尼,给一期尼打call)

明明是仲夏的日子,却显得格外的凉爽,大概是刚下完雨的缘故吧。走廊的上檐还在滴滴答答的掉落一颗颗水珠,天才蒙蒙亮。

清晨被院内的鸟鸣唤醒,穿好衣物,轻轻的推开房门,深呼吸一口,清晨清新的空气进入肺腑之中感觉到丝丝清爽略带湿意。走廊里十分的寂静,在身边摆一壶好茶,一盘糕点,这个清晨甚好。

听着茶水倒入杯中的清脆声,捧起茶杯小抿一口细细的品味,有着苦后的回甘。

捻起一块糕点放入嘴中,桂花的香气充斥着口腔,混杂着茶的清香冲淡了本来糕点的甜腻感。
太阳从地平线升起,渐渐将天边染红,看着朝霞下的樱花树,如同火烧的一般艳丽

“哈哈哈,如此甚好。哦呀,时间不早了,还要去见姬君…”起身整理好衣服,将茶点端到房间,慢步走到审神者的房间前,轻轻推开门。

“ 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嘛,身为天下五剑的其中一把,被说是最美的呢。诞生于十一世纪末。也就是说是个老爷爷了呢。哈哈哈 ”
                                              ——三日月宗近

静坐和庭,冷月微明。
风过,银丝乱舞,凤目微挑,轻抚白衣,无痕。
人生代代,月只相似。千年前的月芒,也似这般冷澈无痕。
是何物,为何人?试斩罪人,髭须尽断,身劈厉鬼,夜半狮鸣,友人皆折,铭文刻改,得名无数。
难辨真假,不知虚实,只知不忘本心。千年已过,睹尽炎凉,方明无事难忘。刀剑之责,唯有剑斩主敌,初心不抛。
其余,万事皆可忘却。
然胸口忽疼,千岁光阴,本已洗尽情思,为何胸口如此骚动悲痛?试图忆起,也无济于事。
千言万语,几载思念,化为一句:
“请……多多关照……我的弟弟。”
                ——髭切(此戏由山姥切国广提供)

落英盛极,我们在此静候您的到来。

门牌号:332656142
门牌号:332656142
门牌号:332656142
                           ——结——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