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光石色

名叫阿色,专注石青,玻璃渣盛产地。

[治愈]《我和我的刀》听说小夜不高兴

前言:看了某个太太画的左文字一家的玻璃渣本,我觉得有必要写点东西温暖一下自己。
会出现有点虐的东西,但真的是治愈不是致郁。
多人视角。
不喜勿喷。
————————————————————————
1.
“小夜,宗三,可以稍微陪我出去一下吗?”早上,审神者大人突然来到田间,问向我和宗三哥哥。

“主人,有什么事吗?”宗三哥哥用一贯温柔的嗓音问道。

“啊,是这样的。主人我呢,要去隔壁本丸拜访别的审神者,希望小夜和宗三能陪着我去呢。”主人笑眯眯的蹲下来,摸摸我的头,“隔壁本丸也有小夜和宗三,大家可以互相聊一下。而且,那边的小夜,总是不开心呢,主人希望小夜可以和他谈谈心。”

不开心吗……?主人的意思是,我很开心吗?原来我很开心吗?

我不太懂开心是什么。可是,和哥哥,和主人,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心里暖暖的。这就是开心吗?

“小夜怎么了?在想开心是什么吗?”主人仿佛看穿了我心里所想,用力捏了捏我的脸,“这个问题的确很难呢,但是啊,我想,我家的小夜应该是很开心的。”

“为什么?”我不解的问主人。

“因为小夜,眼神很温暖呢。”主人这样温柔的笑着,将我抱起。

到达目的地时,对方的审神者已经在本丸门口等待着了。

“好了,小夜,来看看另外一个你。”她把自己身后不肯露面的我推出来。

看着另外一个我的感觉很奇怪。好像一面可以活动的镜子。

但是我们是不一样的。无论是主人还是别的。

“这个小夜,有点憔悴啊。”宗三哥哥支着下巴打量他,“小夜要不要过去说说话?”

“小夜想要去吗?”主人揉了揉我的头,问我。

对面的小夜左文字眼神脸色苍白,空洞无光,偶尔看向宗三哥哥的眼睛里有着模糊的恐惧。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是小夜左文字的缘故,我总觉得这个小夜左文字在恐惧什么。我想要帮他。就像平时有事时大家会帮我一样。

“我想要去……可以,吗?”我抬头看向主人。

“噗。”主人笑出声来,“当然可以啦。如果这是小夜的意愿的话。”

“我家的小夜想和你家的玩哦。”主人拉着对面审神者的手,“我们聊我们的,让孩子们去玩呗。”

主人回头对哥哥下达指令:“宗三去看着孩子。”

“去啦,小夜。”那位审神者把她家的小夜左文字推出来,“那么,我家的小夜拜托你了。”

那个小夜左文字睁着一双充满了憎恨的眼睛缓慢的走过来。

“把手,给我。”我将手伸到他面前,像哥哥总是对我做的那样。

他有些犹豫,但还是把手递给了我。

“小夜真是个温柔的好孩子呢。”宗三哥哥蹲下来看着我们,“两个小夜都好可爱啊。”

2.
中午,从别的审神者那里回来的时候,小夜和宗三有点不高兴。

我一开始以为是因为别人家有江雪,我家没有,他们两个想哥哥了。直到小夜和宗三来找我,我才明白事情的原委。

“你说,那个小夜很害怕幸福?”听完小夜的话,我不可置信的停下正在写公文的手,抬眼看过去。

“嗯。”小夜点头,“他……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而且,拒绝宗三哥哥拉他的手。”

“人家有自己的哥哥呀。”我觉得有点好笑,“干嘛非得拉别人的手啦。”

“但是,那个小夜,他问我‘和哥哥在一起高兴吗?’”小夜有些犹豫的说出自己的想法,“我在想,和哥哥在一起的时候,他不开心吗?”

“主人,那个本丸的岩融告诉我,左文字一家看上去是好兄弟,和和气气的,但是好像太客气了,反而不像兄弟。而且,那边的今剑告诉小夜他觉得他们本丸的小夜一点也不喜欢和哥哥们待在一起,每次看到他们,就会觉得那个小夜在拼命的扮演弟弟的角色。”宗三也说出自己的忧虑。

“我想,帮他。”小夜垂着头,轻声说。

我愣了愣。自从小夜来到我的本丸之后,很少听见他拜托别人什么事,也从来没有麻烦过我。这还是小夜第一次求我帮忙。

现在这个时刻心花怒放是不对的吧?

“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再去一次,把这件事转告给那位审神者,小夜就不要再为这件事而苦恼了。”我稍稍将身子前倾,摸了摸小夜的头,“我一定会,让小夜的愿望实现的。”

翌日,长谷部前脚刚把今天的公文搬到我的房间,后脚宗三就跟过来了。

“宗三啊,我刚好想要喊你呢。”看见宗三,我把公文推到一边,“你和长谷部呆在这里帮我处理公务,我出去一趟。”

“有劳主人了。”宗三微微颔首,“但我一直都是一个笼中鸟,不知道如何帮助主人处理公务。”

“……我来吧,主人。”长谷部自告奋勇。

“那就有劳我亲爱的近侍啦。”我向长谷部传了一个飞吻,“那我稍微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3.
主人回来是在深夜。

小夜一直站在本丸门口等待着她。

主人垂着肩,神色疲惫。

“小夜,宗三?你们一直等到现在啊。”主人先是一愣,随后又恢复了原来神采奕奕的样子。

“嗯。”小夜点头,“那个……”

“我已经把事情告诉那位审神者了,她告诉我会好好照顾小夜的,如果有必要,会把小夜和两位兄长分开,让小夜住到粟田口去。”

主人揉了揉自己的眉头,柔声说到,“放心吧,事情已经结束了。好了,去睡吧。宗三,带我去看看长谷部工作的结果。”

主人使给我一个眼色,我立刻心领神会。

到了主人的房间,我刚拉上纸门,主人立刻瘫坐在地上,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

我心里一惊:“主人你的胃病又复犯了是不是?我立刻去通知药研。”

“不要去。”主人伸手拉住我。“我有事要告诉你,宗三。”她慢慢坐到公文桌边。

“……是关于那个小夜的事吗?”

主人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那个小夜,碎刀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昨天下午的事,审神者将左文字一家派出去出阵。然后,小夜左文字不敌敌刀,又没有御守,碎刀了,”

主人的声音里突然充满了愤怒:“放屁的不敌敌刀!小夜左文字是她的第一把左文字,无论等级资历都是全队最高,怎么可能因为这种理由碎刀!?5级的加州清光都没有什么大事为什么偏偏是这孩子!?”

她重重的捶了一下桌案,无比愤怒的说道:“我和小夜的审神者都感到奇怪,就去政府的狐之助那里查看出阵记录。宗三你知道吗?小夜左文字是被杀死的!他一个人闯进敌军中心,可他的两个哥哥没有一个人去救他!小夜在战场奋战到死!小夜是被他们杀死的!!是被自己的哥哥杀死的!!”

主人怒不可遏:“我们回本丸之后,宗三左文字和江雪左文字还装作一副很难过的样子蒙骗其他的刀剑男子!”

“然后呢……然后怎么样了?”我的声音有些发抖,我无法想象小夜在战场上碎刀的样子。小夜是我的弟弟,我绝不会让他受到一点伤害!

“刀解了。”主人的声音一下子又很弱,“那位审神者十分果断的将另外两位左文字刀解了。她说如果连自己的弟弟都能见死不救,将来会对本丸造成巨大的恶略影响,而且——”

主人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是帮小夜的复仇。”

我沉默着看她趴在桌子上失魂落魄。

“呐,宗三。什么是兄弟?”主人侧着头问我,“你和小夜,快乐吗?”

“我……”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外面传来小孩子的抽泣声。

“小夜? ”我拉开了纸门。

4.
小夜左文字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他还是想要听一听主人和哥哥的谈话,于是趁两人不注意,悄悄的缩在顶楼的角落里。

声音断断续续,小夜听的不太清,直到自家审神者愤怒的声音传来。

那个孩子,碎了?

两个哥哥?

小夜的四肢发凉,心脏剧烈的跳动。

当他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哭出来了。眼泪止不住的流淌,呜咽的声音无论如何也无法停下。

“小夜?”打开门的是自己的哥哥宗三左文字。

哥哥对我很好……

我喜欢哥哥……

我想要见江雪哥哥……

不要丢下我……

好害怕……

“小夜?”接着探出头来的是主人。

“小夜不要怕。”宗三蹲下去抱住小夜。

“哥哥,绝对会保护小夜的。”宗三的怀抱温暖有力,“江雪哥哥也是,他也一定会保护小夜的。我……绝对不会让悲剧再现!”

审神者也蹲到小夜的面前,温柔的擦掉小夜的眼泪,“没事的哦,本丸的大家都很温柔,大家都喜欢小夜。小夜不用担心的。如果有人想要伤害小夜的话,主人不会饶过他们的。”

“呜啊……啊……好害怕……身体……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啊啊……哥哥……我好怕……”小夜左文字抽噎着,说出心里话。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敞开心扉,向着自己最喜欢的哥哥和主人。

“我知道的,小夜。不要怕,主人最喜欢小夜了。”主人将额头抵在自己头上。

宗三左文字紧紧搂着小夜左文字,身上散发令人安心的栀子花香。

5.
把小夜哄睡着已经是凌晨了。

我也有些困了,交代了宗三几句,准备离开他们俩的房间。

“嗯?宗三,这是小夜今天画的?”眼睛无意间瞟见素白的纸和纸上的图画。

“嗯。是小夜想要送给主人的。”宗三把画拿过来,“不过还没有画完就是了。”

画上的是左文字兄弟三人。

“小夜真的很想念江雪呢。”我的眸子暗了下来,想起自己始终无法唤出的江雪,隐隐有些像是细刺。

“不是的,小夜是想告诉主人你,他很开心。”宗三笑着摇头,“和哥哥们在一起,他很开心,请不要担心他。”

“诶?”我愣住了,“啊……还真是……”眼眶突然有点湿润。

“好了,感动的话语就等到小夜把画交给主人的时候再说。主人该去睡了哦?不然对身体不好的。”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摆摆手,把画还回去。

“小夜,今夜会有个好梦吧。”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