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光石色

名叫阿色,专注石青,玻璃渣盛产地。

[药研╳女审]标题无力,砂糖文。

  药研碎刀的那天,院子里的樱花正好开放了,那时,我正一个人坐在廊沿赏花。
   心里想着真好的樱花啊,等我家的刀出阵回来后大家一起办一个宴会。
   而后,  悬挂的铃铛响了起来。一个铃铛碎裂开来。刻着药研刀纹的碎片落在我的面前。
   我愣住了。
   远处传来长谷部的声音。出阵的部队重伤归来。
   我攥紧了碎片跑过去。
   队长加州清光浑身是伤无力的由大和守安定搀扶着。
   “主人……”清光看见我,犹豫的从怀里拿出一把短刀。
   刀柄完好,但是刀身尽碎。
   那把短刀,刀纹是药研。
   “药研他,直到最后一刻,都在恪尽职守。”清光用力的压着哭腔说道。
   我抱住刀哭的一塌糊涂。
   我喜欢药研,非常非常喜欢。
   药研是我断的第一把刀,也是我最不愿意断的刀。
   当我把他召唤过来的时候,他喊我“大将。”
   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喊,他红了脸,说没有人会喊我大将,这个称呼只有他会喊,是他的私人称呼。
   从此以后,再没有人会喊我大将了。
  
   药研不在的日子,樱花长盛不衰。真是奇怪,就好像它在等待某人来看它。
   每当这样想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老实说,自从药研碎刀之后,我开始自暴自弃,把近侍的位子交给清光之后我再也没有管理过本丸。
   次郎拒绝给我酒,长谷部和烛台切每天变着法的想让我多吃几口饭,藤四郎们拉我出去玩。
   我每次锻刀,总是能得到很不错的刀,但没有一把是药研。
   我总是忍不住的想,如果我当时判断再准确一点,如果我换一把刀,如果我从来都没有药研,一切是不是会不一样?
   思考的越多,我对自己的厌恶越多。
   思念与被思念,哪一个更痛苦呢?我分不清。但是时间越长,思念的苦痛却从未削减,甚至愈甚。
   某天,清光锻了一把刀。时间很短。
   一种清晰的知觉告诉我,有谁要来了。
   那是我极度渴望的,极度思念的。
   漫长的等待之后,我又再度迎来药研。
   他看到我,先是一愣,随后微笑道:“哟,大将,瘦了不少啊,有好好吃饭吗?”
   那一刻,泪水止不住的流淌,我扑过去抱住他,扯着嗓子嚎啕大哭,“欢迎回来……药研……我好想你啊啊啊……”
   药研温暖的手轻拍我的后背,“嗯……对不起,大将,等了很久吧。”
   那天晚上,大家聚集在樱花树下举办了盛大的宴会。
   宴会持续了很长时间。
   夜深了,他们就这样直接在庭院里睡过去了。
   “大将,我带你去本丸最好的观景台吧?”
   药研没有醉。他向我伸出手。
   观景台就是本丸最高的屋顶。
   “在这里,可以看见整个本丸,而且,月亮看起来会很大。”
   “嗯。”我点头。
   “我听说,我碎刀之后,大将很难过,连本丸的事都不管了?”
   “唔……”我语塞。
   “你呀,好歹也是一个审神者,稍微负点责任好吗?怎么能因为碎了区区一把刀就自暴自弃呢?”
   “……因、因为,药研很特殊啊。!才不是区区的一把刀!!”
   药研的眼睛微微睁大。“大将……”
   “药研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才不是一把普通的刀。药研不在我真的好难过,好自责,如果我再聪明一点事情或许就不一样了,为什么我这么没用,为什么为什么!?我这样想着,我这样自我厌恶着……全部全部都是因为药研,所以啊……所以啊,不要说自己不重要,好难过啊,就好像把药研视为宝物的我是个傻瓜一样……怎么这样……我喜欢药研,好喜欢药研啊……”
   说着说着,我的泪水再次不争气的掉下来,“凭什么我是傻瓜啊……”
   “大将……”药研伸手温柔的擦去我脸上的泪水,“对不起,是我的错。所以,大将,笑吧,因为对我而言,大将的笑容也是弥足珍贵的宝物。”
   他温柔如水的瞳落进我的眼中,裹携着温暖的笑意直达心底。
   忽然间,清风大盛,漫天飞樱撒在月间。
   我一时看的入迷。
   “大将,今晚月色真美。”
   “什么?唔……”
        END

终于结束啦。发文章果然很费时间( •̥́ ˍ •̀ू )
但是如果有人喜欢真是太好了。
[小剧场]
某晚,药研寝当番。
我:既然你是短刀,那个部位应该也很短吧?
药研:呵,大将想试试吗?
我:放、放手……别解我衣服!!我错了……
结果折腾了一夜,直到第二天下午我才从被窝里爬出来。
以后再也不要药研寝当番了。滚回去和弟弟睡!!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