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唱诗班

向光生长。

最近写的小片段。

咕咕:

#群宣 #求扩
大家好这是一个产粮群的群宣——

【关于】
作品不限,cp不限,角色不限,载体不限。
【方式】
每三天由太太们提出20个左右的关键词,每位太太随机抽取一个关键词产粮。
交粮时间不限,关键词可以累积,由太太自己选择更喜欢的进行生产。
【对象】
所有想要进行同人创作的太太。
【发布方式】
群相册、空间、微博、lofter、pixiv、twitter,无论发哪里,群主能去的就能给你们捧场!(不是)

除了日常的产粮,每个月还会不定期进行一些活动,例如击鼓传画,击鼓传文(段子)。还有抽取关键词进行同一作品,同一cp的不同paro创作。活动需要报名人数足够,同圈的太太们要积极拉太太一起玩哦☆

最后,希望我们的小鸽子们(还有我(。))能积极产粮,为自己喜欢的tag多加一份优质的粮食,或者为自己割下大腿肉不足以饿死,还请太太们互相督促,加油活下去!

以下是目前几位咕咕咕太太的作品,虽然主要以刀、型月为主,但是期待更多好作品的太太们加入!
1p @肉联厂厂长 ,2、3p @立风胤 ,4、5p @太阳唱诗班
至于我的图可以直接戳头像看(。)

欢迎加入太太产粮了吗,群聊号码:829039764

语C群广告
特别调查处紧急招人!
不管你是地府的人还是地星的人,只要符合要求完全可以投身于我们这个大组织,用人就要不拘小节,招贤纳智。
比如说小郭,勤勤恳恳,全特调处的希望都在他身上。公安部门就是需要这样肯吃苦的老实人。
再比如说老楚,特调处的中流砥柱,实力担当,和小郭号称最佳拍档,人才中的人才,精英中的精英。
还有林静,虽然平时是个爱摄像的酒肉和尚,但是干活麻利,达摩正宗的弟子名不虚传,黑脸扮一个像一个。
当然,祝红,汪徵他们这些人也都是特调处的核心力量,缺一不可,没了他们可是万万不能的。
哦对对对,还有沈教授。
现在的特调处着实需要沈教授这样一表人才,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学识渊博的年轻教授给大家上上课,提高一下思想觉悟,最好顺便和我喝喝茶谈谈情。
额外插一条,我们家猫爷急需投喂小鱼干的同志——虽然这么说,不过看他这么胖,为了身体健康,最多一天一条,多了扣工资。
最后。欢迎各位来到龙城,特调处招人,工作不累,工资翻倍。
                                                   ——赵云澜

短。
甜饼。
本来是想凑十张。
但是一头扎进镇魂坑,就没再写。

[巍澜]《小葱鸡蛋面》

①镇魂同人。
②巍澜。
③甜饼。
④老夫老妻式爱情。
⑤ooc预警。
————————————————
沈巍出差了三天,赵云澜便吃了三天的泡面。

他推开门的时候卧室乱成一团 ,赵云澜正端着泡面碗吸溜面条。

沈巍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

于是自知理亏的赵云澜立刻把碗随手一放,两三步走到沈巍身边帮他捏肩搓手 大献殷勤。

沈巍不怕赵云澜弄乱房间,却怕赵云澜不好好吃饭。

先前饮食不规律闹出的胃病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但在沈巍眼里仍然是个隐患,就好像这是什么除不净的病根子,稍微疏忽一点就会置人于死地。

沈巍叹口气,一粒一粒解开西服的扣子 ,松了松领带,赵云澜立刻狗腿的帮沈巍把西服脱下来搭在自己小臂上。

接着沈巍下楼,打开冰箱翻出了被功能饮料和零食淹没的食材,取了两三颗鸡蛋,一把小葱,一把细面,随后进了厨房。

期间一句话都没和赵云澜说。

赵云澜靠在厨房的门框边环着胸看沈巍烧水切菜 ,突然觉得自己这日子过得格外美滋滋。

色向胆边生,赵云澜从后面环住沈巍的腰,下巴压在沈巍肩膀上,侧着脑袋用胡茬蹭他脖颈。

沈巍身子僵了一下,却还是忍着一句话不说。

赵云澜有时候就纳了闷了,沈巍到底是怎么练就的克制力,怎么面对他这个行走的荷尔蒙都这么能把持得住。
“宝贝你说句话吗?”赵云澜的手开始不安分的乱摸,从胸口一路向下直到裤腰带。

他当然也不敢往下再碰,否则裤腰带不保的可能就是他。

沈巍没理他,在玻璃碗里打了两个鸡蛋搅碎,倒进了面条锅里,又用大勺匀了匀锅里烫开的蛋花。

“你果然是在外面有小情人不爱我了。” 赵云澜故作委屈的松开沈巍,“我就知道你变心了。”

赵云澜刚松开手,沈巍的手就压了上来握着他的手腕硬是 按回了沈巍他自己的腰上。

赵云澜得意的笑了笑,“宝贝”两个字还没出口,就被沈巍的话打断了。

“有时候,我真想把你撕碎了揉进我的血肉里,让你彻底属于我,让你看看我的心里到底都装着谁。”

这话把赵云澜吓得一激灵。

沈巍这人正经的很,和他讲个荤段子都能红上半天脸。 但是他骨子里又带着鬼族的暴戾,对赵云澜的占有欲实打实的世界第一。

赵云澜不说话了,只安静的抱着沈巍维持着这个姿势直到沈巍慢条斯理的把煮好的面挑进碗里,浇了几勺底汤。

做完这件事,沈巍用肩膀轻轻推了推赵云澜,“先吃面,剩下的等会再说。”

赵云澜厚颜无耻的追加条件,“你来喂我,不然我就不吃。”

这副赖皮样子被大庆全程记录在眼里,作为一只道行高深的肥猫,大庆无情的嘲笑了赵云澜,欣见沈巍红着脸说赵云澜得寸进尺后匆匆推开他,逃进卧室。

待赵云澜吃饱喝足推开房门,自家的宝贝连衣服都没脱,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

赵云澜本想和沈巍亲昵一番,又舍不得叫醒他,自己便也在关门后轻手轻脚躺到他对面静静看他睡颜。

这让赵云澜突然想起在雪山木屋里,那双湿润温柔的黑色眼眸就是这样注视了自己半个夜晚,那样的深情眷恋,让人心动不已。

想来已然万年,着实是让他苦等了。

思绪及此 ,赵云澜鬼使神差一般轻声的喊沈巍的名字。
沈巍,沈巍,阿巍……巍……

最后那声巍轻如片羽,连赵云澜都不明白自己想要表达什么。

沈巍睁开了眼睛,耳尖犹红。

赵云澜显然没想到沈巍醒着,尴尬的咳嗽了几声,躺正了直直看向天花板。

身侧传来声响,突然赵云澜的视野就被沈巍这个人填满了。

沈巍双手支在赵云澜枕头两侧,眼神里是浓浓的爱意和渴望。

赵云澜沉醉了一下,突然意识到大事不好。

但沈巍没给他开口抗议的机会。

之后的赵云澜在床上躺尸了一天。

推上在玩的,随机从者,第一位穿第二位的衣服。
伊什塔尔和梅林。

520快乐?
赶上了末班车。
因为医生只有手,就不打医生tag了。

(三)

大学的第一个暑假快开始前,路明非趴在宿舍的床上查机票。

芬格尔不知道什么时候翻上了他的床跟他挤到一块可怜兮兮的开口,“我说师弟啊,你真要回去吗?你想啊,你在国内孤苦无助没有你芬格尔师兄罩着,连酱肘子都不一定吃得上,和师兄一起待在美国多好。”

“说人话。”

“我没钱活过暑假。”

路明非翻了个白眼,心说就知道师兄没安好心,干脆翻身背对着芬格尔继续查票。

“师弟?师弟?留不留您说句话啊,一直不说话是什么奇怪的play?”芬格尔凑过去扒着路明非的肩膀跟着看手机屏幕。

“去去去,干嘛呢,别乱看。”路明非按掉了锁屏键,屏幕变成黑暗。

“屏幕上,是个男孩吧?师弟,我原本以为你是一颗比白橡树还要直挺的小橡树,没想到你居然是个歪脖子柳……”芬格尔用格外悲怆的声音闭着眼说道,“诺诺是个挡箭牌吗?虽然身材不是特别好,但是也太可怜唔??”

路明非忍无可忍把搭在床头的毛巾塞进芬格尔嘴里,想着这家伙中国话越说越溜。

“闭嘴!那是我堂弟!”

话出口的瞬间,时间停止了。

凝滞的空间,不流转的时间里,穿着黑色西装的小恶魔坐在床另一边的边沿晃着细瘦的双腿,精致的黑漆小皮鞋反射灯泡的白光。

“哥哥昨天晚上做梦啦?”小恶魔笑眯眯的问他,露出一口森森的白牙。

路明非知道自己瞒不过他,坐起来靠着墙有气无力的点头。

路明非的梦,有关一位身高和体重都是160的男孩,他把他过去的一切都揉碎在那场梦里,走马观花一样看完了自己短暂的前半生。

他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再想起这些东西。

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是很强大的,趋利避害,下意识的遗忘对自己不利的东西。

但是路明非大意了,他十几年的记忆都在那个小小的城市里,日子过得平淡如流水账,想要想起一些事来是何等的简单。

在梦中出现了很多东西,但是核心的人物是那个胖胖的男孩子。

如果路明非是只瘦瘦小小的猴子,那么路鸣泽就是发福的橘色幼虎。

丛林法则适用于人类社会。肉食动物胜于草食动物。

“想起他干嘛啦,有我一个弟弟就够啦哥哥。”小恶魔不紧不慢的煽风点火,“芬格尔说的也没错吧,哥哥你生活的确实不好不是吗?喜欢的妞不喜欢自己,甚至都没正眼看过你,自己血浓于水的亲人又是怎么对待你的?抢你的钱,说你是废物,没人注意你,没人关心你。”

“闭嘴闭嘴,小孩子跟谁学的那么嘴贱!”路明非摆摆手,“我还想回去见见叔叔婶婶,别胡乱挑拨离间。”

“顺便看看那个胖子?”路鸣泽耸耸肩,“真不想和他一个名字。”

“废话,同一个屋檐下的亲堂弟。”

“那就祝哥哥一路顺风啦,机票已经帮你定好了,这可是免费服务,要感谢我。”路鸣泽身子前倾跳到地面上,“我去和恶魔姐姐约会啦。”
——————————————————————
请配合前面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