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染

[治愈]《我和我的刀》听说小夜不高兴

前言:看了某个太太画的左文字一家的玻璃渣本,我觉得有必要写点东西温暖一下自己。
会出现有点虐的东西,但真的是治愈不是致郁。
多人视角。
不喜勿喷。
————————————————————————
1.
“小夜,宗三,可以稍微陪我出去一下吗?”早上,审神者大人突然来到田间,问向我和宗三哥哥。

“主人,有什么事吗?”宗三哥哥用一贯温柔的嗓音问道。

“啊,是这样的。主人我呢,要去隔壁本丸拜访别的审神者,希望小夜和宗三能陪着我去呢。”主人笑眯眯的蹲下来,摸摸我的头,“隔壁本丸也有小夜和宗三,大家可以互相聊一下。而且,那边的小夜,总是不开心呢,主人希望小夜可以和他谈谈心。”

不开心吗……?主人的意思是,我很开心吗?原来我很开心吗?

我不太懂开心是什么。可是,和哥哥,和主人,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心里暖暖的。这就是开心吗?

“小夜怎么了?在想开心是什么吗?”主人仿佛看穿了我心里所想,用力捏了捏我的脸,“这个问题的确很难呢,但是啊,我想,我家的小夜应该是很开心的。”

“为什么?”我不解的问主人。

“因为小夜,眼神很温暖呢。”主人这样温柔的笑着,将我抱起。

到达目的地时,对方的审神者已经在本丸门口等待着了。

“好了,小夜,来看看另外一个你。”她把自己身后不肯露面的我推出来。

看着另外一个我的感觉很奇怪。好像一面可以活动的镜子。

但是我们是不一样的。无论是主人还是别的。

“这个小夜,有点憔悴啊。”宗三哥哥支着下巴打量他,“小夜要不要过去说说话?”

“小夜想要去吗?”主人揉了揉我的头,问我。

对面的小夜左文字眼神脸色苍白,空洞无光,偶尔看向宗三哥哥的眼睛里有着模糊的恐惧。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是小夜左文字的缘故,我总觉得这个小夜左文字在恐惧什么。我想要帮他。就像平时有事时大家会帮我一样。

“我想要去……可以,吗?”我抬头看向主人。

“噗。”主人笑出声来,“当然可以啦。如果这是小夜的意愿的话。”

“我家的小夜想和你家的玩哦。”主人拉着对面审神者的手,“我们聊我们的,让孩子们去玩呗。”

主人回头对哥哥下达指令:“宗三去看着孩子。”

“去啦,小夜。”那位审神者把她家的小夜左文字推出来,“那么,我家的小夜拜托你了。”

那个小夜左文字睁着一双充满了憎恨的眼睛缓慢的走过来。

“把手,给我。”我将手伸到他面前,像哥哥总是对我做的那样。

他有些犹豫,但还是把手递给了我。

“小夜真是个温柔的好孩子呢。”宗三哥哥蹲下来看着我们,“两个小夜都好可爱啊。”

2.
中午,从别的审神者那里回来的时候,小夜和宗三有点不高兴。

我一开始以为是因为别人家有江雪,我家没有,他们两个想哥哥了。直到小夜和宗三来找我,我才明白事情的原委。

“你说,那个小夜很害怕幸福?”听完小夜的话,我不可置信的停下正在写公文的手,抬眼看过去。

“嗯。”小夜点头,“他……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而且,拒绝宗三哥哥拉他的手。”

“人家有自己的哥哥呀。”我觉得有点好笑,“干嘛非得拉别人的手啦。”

“但是,那个小夜,他问我‘和哥哥在一起高兴吗?’”小夜有些犹豫的说出自己的想法,“我在想,和哥哥在一起的时候,他不开心吗?”

“主人,那个本丸的岩融告诉我,左文字一家看上去是好兄弟,和和气气的,但是好像太客气了,反而不像兄弟。而且,那边的今剑告诉小夜他觉得他们本丸的小夜一点也不喜欢和哥哥们待在一起,每次看到他们,就会觉得那个小夜在拼命的扮演弟弟的角色。”宗三也说出自己的忧虑。

“我想,帮他。”小夜垂着头,轻声说。

我愣了愣。自从小夜来到我的本丸之后,很少听见他拜托别人什么事,也从来没有麻烦过我。这还是小夜第一次求我帮忙。

现在这个时刻心花怒放是不对的吧?

“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再去一次,把这件事转告给那位审神者,小夜就不要再为这件事而苦恼了。”我稍稍将身子前倾,摸了摸小夜的头,“我一定会,让小夜的愿望实现的。”

翌日,长谷部前脚刚把今天的公文搬到我的房间,后脚宗三就跟过来了。

“宗三啊,我刚好想要喊你呢。”看见宗三,我把公文推到一边,“你和长谷部呆在这里帮我处理公务,我出去一趟。”

“有劳主人了。”宗三微微颔首,“但我一直都是一个笼中鸟,不知道如何帮助主人处理公务。”

“……我来吧,主人。”长谷部自告奋勇。

“那就有劳我亲爱的近侍啦。”我向长谷部传了一个飞吻,“那我稍微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3.
主人回来是在深夜。

小夜一直站在本丸门口等待着她。

主人垂着肩,神色疲惫。

“小夜,宗三?你们一直等到现在啊。”主人先是一愣,随后又恢复了原来神采奕奕的样子。

“嗯。”小夜点头,“那个……”

“我已经把事情告诉那位审神者了,她告诉我会好好照顾小夜的,如果有必要,会把小夜和两位兄长分开,让小夜住到粟田口去。”

主人揉了揉自己的眉头,柔声说到,“放心吧,事情已经结束了。好了,去睡吧。宗三,带我去看看长谷部工作的结果。”

主人使给我一个眼色,我立刻心领神会。

到了主人的房间,我刚拉上纸门,主人立刻瘫坐在地上,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

我心里一惊:“主人你的胃病又复犯了是不是?我立刻去通知药研。”

“不要去。”主人伸手拉住我。“我有事要告诉你,宗三。”她慢慢坐到公文桌边。

“……是关于那个小夜的事吗?”

主人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那个小夜,碎刀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昨天下午的事,审神者将左文字一家派出去出阵。然后,小夜左文字不敌敌刀,又没有御守,碎刀了,”

主人的声音里突然充满了愤怒:“放屁的不敌敌刀!小夜左文字是她的第一把左文字,无论等级资历都是全队最高,怎么可能因为这种理由碎刀!?5级的加州清光都没有什么大事为什么偏偏是这孩子!?”

她重重的捶了一下桌案,无比愤怒的说道:“我和小夜的审神者都感到奇怪,就去政府的狐之助那里查看出阵记录。宗三你知道吗?小夜左文字是被杀死的!他一个人闯进敌军中心,可他的两个哥哥没有一个人去救他!小夜在战场奋战到死!小夜是被他们杀死的!!是被自己的哥哥杀死的!!”

主人怒不可遏:“我们回本丸之后,宗三左文字和江雪左文字还装作一副很难过的样子蒙骗其他的刀剑男子!”

“然后呢……然后怎么样了?”我的声音有些发抖,我无法想象小夜在战场上碎刀的样子。小夜是我的弟弟,我绝不会让他受到一点伤害!

“刀解了。”主人的声音一下子又很弱,“那位审神者十分果断的将另外两位左文字刀解了。她说如果连自己的弟弟都能见死不救,将来会对本丸造成巨大的恶略影响,而且——”

主人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是帮小夜的复仇。”

我沉默着看她趴在桌子上失魂落魄。

“呐,宗三。什么是兄弟?”主人侧着头问我,“你和小夜,快乐吗?”

“我……”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外面传来小孩子的抽泣声。

“小夜? ”我拉开了纸门。

4.
小夜左文字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他还是想要听一听主人和哥哥的谈话,于是趁两人不注意,悄悄的缩在顶楼的角落里。

声音断断续续,小夜听的不太清,直到自家审神者愤怒的声音传来。

那个孩子,碎了?

两个哥哥?

小夜的四肢发凉,心脏剧烈的跳动。

当他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哭出来了。眼泪止不住的流淌,呜咽的声音无论如何也无法停下。

“小夜?”打开门的是自己的哥哥宗三左文字。

哥哥对我很好……

我喜欢哥哥……

我想要见江雪哥哥……

不要丢下我……

好害怕……

“小夜?”接着探出头来的是主人。

“小夜不要怕。”宗三蹲下去抱住小夜。

“哥哥,绝对会保护小夜的。”宗三的怀抱温暖有力,“江雪哥哥也是,他也一定会保护小夜的。我……绝对不会让悲剧再现!”

审神者也蹲到小夜的面前,温柔的擦掉小夜的眼泪,“没事的哦,本丸的大家都很温柔,大家都喜欢小夜。小夜不用担心的。如果有人想要伤害小夜的话,主人不会饶过他们的。”

“呜啊……啊……好害怕……身体……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啊啊……哥哥……我好怕……”小夜左文字抽噎着,说出心里话。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敞开心扉,向着自己最喜欢的哥哥和主人。

“我知道的,小夜。不要怕,主人最喜欢小夜了。”主人将额头抵在自己头上。

宗三左文字紧紧搂着小夜左文字,身上散发令人安心的栀子花香。

5.
把小夜哄睡着已经是凌晨了。

我也有些困了,交代了宗三几句,准备离开他们俩的房间。

“嗯?宗三,这是小夜今天画的?”眼睛无意间瞟见素白的纸和纸上的图画。

“嗯。是小夜想要送给主人的。”宗三把画拿过来,“不过还没有画完就是了。”

画上的是左文字兄弟三人。

“小夜真的很想念江雪呢。”我的眸子暗了下来,想起自己始终无法唤出的江雪,隐隐有些像是细刺。

“不是的,小夜是想告诉主人你,他很开心。”宗三笑着摇头,“和哥哥们在一起,他很开心,请不要担心他。”

“诶?”我愣住了,“啊……还真是……”眼眶突然有点湿润。

“好了,感动的话语就等到小夜把画交给主人的时候再说。主人该去睡了哦?不然对身体不好的。”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摆摆手,把画还回去。

“小夜,今夜会有个好梦吧。”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每个看文的有应该看一看。

三日月家的小熊医生(B阶):

=。=lofter上的东西等于没有版权保护啊


盐罐子:



2017年6月9日补充最新内容:


由于这篇文章发表后引起积极的讨论,很多人都向我询问了关于lofter知识共享协议的相关问题。


这里我要再次强调地说一下。




1. 每次我们用电脑端发文章时,左下角可以选择的那个就是【LOFTER知识共享协议】


如图:








2. 关于这六个协议,官方有明确说明,见:http://www.lofter.com/CreativeCommons







3. 其中第一条,如下图,很详细地说明了在lofter平台内最高级的版权保护协议内容。


从内容中不难看出,官方的意思是:即使是最严格的版权保护,别人依旧可以不经原作者同意,下载并二次发布他人原创作品,唯一对原作者的保障只有系统自带的署名和原文链接。


而这不管从哪个意义上说,都仍然是“非授权转载”。





4. 经实测,这六条共享协议并没有从技术层面对作者产生实际意义的保护。


说直白一点就是单纯好看。


即使是明确说明“该他人不能对作品做出任何形式修改”的【署名-非商业使用-禁止演绎 (by-nc-nd)】协议,依旧可以非常轻松地进行转载并对原文进行随意修改(不相信的可以自己去试一试)




我不知道可修改这件事是不是官方的bug,我只知道,即使是修复了这个bug,让转载变得无法修改原文,一键转载是无授权行为的实质依旧是不会改变的。


官方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就是允许非授权转载。


这也是作者们这么多年来屡次向官方要求下放授权不被理睬的原因。


评论里有人说“所以说这么多就是把一键转载的权限下发给po主就能解决的事?”


没错,就是这样,但官方态度已经很明确了,是靠不住的,是不能指望的。作者们与LOFTER的沟通交流甚至是投诉建议已经断断续续地闹了好些年头,不是没有尝试过让官方改进,是官方已经明确了态度。


所以我罗里吧嗦写这么多不是为了让官方如何如何,而是只能转而诉诸于各位用户的自觉性,希望大家了解一键转载的实质,并谨慎使用。


谢谢。






--------------------------------------------------------------------------


★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




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一键转载”功能的原因,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


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没有公开阐述过。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




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我们反对的不是“一键转载”,而是“强制无差别、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的霸王条款。




2013年我被朋友拉去开了网易轻博客,那时候LOFTER还不叫乐乎,只是个刚刚开始吸引创作者的博客平台。


记得当时LOFTER标榜的就是致力于保护每一个创作者的权益,哪怕是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都可以在这里拥有一片自己的园地。可以给每篇作品设定不同的产权标识,还可以添加作品保护。这在当时是非常让作者们惊喜的。


然在使用过程中,一些问题渐渐地暴露了出来,其中让我感到最苦恼的就是LOFTER的一键转载功能。


(早期叫“一键转载”,后来改叫“转载到我的主页”)




这个功能在读者和作者群里有着完全不同的反响,甚至在作者群体内也有不同的声音。


有人认为,文章能够被“一键转载”是读者所给予的最高的褒奖。这一点我不否认,毕竟能够被转载到主页上,应该是非常喜欢了。而且转载文章可以再给文章加一个点的热度,即小红心+小蓝手+转载=3点热度。因此很多读者会用这种方式对作者表达爱意。




但是这个功能给作者权益带来的侵害可能远大于爱意。




首先说说“一键转载”这个功能的实质。


其实就是【复制+二次发布+附上原文出处】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实质上是【无授权】的。


(“一键转载”把这个行为简化为一键完成,大大方便了这种无授权行为的发生,在某种程度上带有鼓励的意味)




很多人以为,转载时系统自动带上原地址就算是“授权”了,我认为这是有歧义的。


“授权”意味着“经过原作者同意”,而Lofter的一键转载,根本不需要经过作者同意。






“一键转载”这个功能从根本上说,等同于“在lofter平台内,所有作者强制、无差别开放转载授权”的霸王条款。




那么,这个霸王条款存在哪些隐患呢?


(这里主要阐述切实伤害到作者权益的部分,至于某些用户自己不产出,主要靠转载来蹭活跃度造成原作者不快的这类影响,暂不讨论)




· 首先,“一键转载”是无法关闭的。完全无视作者的意愿。同时也对文章的性质不加任何分类,全面强制开放授权,而并不是所有文章都适合被转载。


一些文章,我认为是比较合适开放转载授权的,例如教程贴、干货贴、资源帖等。本身作者写这些出来就是为了能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看到。其中资源整合、资料文献整理的文章,也不能算是发布者的原创作品,因而这类文章被转载我认为是合适的。又或者是玩接龙、拼文的太太,在小群体内互相开放转载也是完全OK的(这种可以视为作者已授权)


但还有一些比较私密的创作,例如小范围内分享的兴趣爱好,随笔的心情日记,或是送给某个朋友的贺文一类,被转载出去着实叫人感觉有些微妙了。




· 其次,“一键转载”到别人的主页时,虽然系统会自动带上原地址,但转载人是可以在原文里进行修改的,且毫无难度(被转载走的文章并不是生成了图片,或是不可修改的文件,而是单纯的文字档)。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在转载别人文章时随意增减内容,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依旧像是我转载了原文的样子。而原作者对此无能为力,甚至毫不知情,毕竟没有人会去逐个检查别人转载时有没有修改。


虽然我相信大部分读者转载时的动机都是单纯的,是出于对作品的喜爱,但由于同人圈人际关系复杂,很难保证不会有人钻这个空子,反过来对原作者造成伤害。毕竟往饼干里夹针、寄刀片这种事都会发生,更不要说篡改原文了。(这里可能有人认为我是杞人忧天夸大其词,这里举一个实例,之前我公开怼某雷文平台的时候,有人私信跟我反映,有些人为了挂对家的太太,不惜修改、拼接太太的文,甚至直接给太太的清水文加了一段肉。讲真这世界上神经病可能远多于你的想象。)




· 第三,也是比较明显的一个问题:就是当一篇文章被转载走之后,实际上它的管理权就已经不在原作者手中了。它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微博的转发,实则是不折不扣的“二次发布” 。原文的重新编辑、修改或是删除,都不会影响到被转载走的文章,也正是因为这一特点,很多读者喜欢用转载的方式存文。


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虽然大家都不希望自己关注的作者删除文章,但归根结底,作者是有权利删除(或修改)自己所写的文章的,也有权利不让自己的作品再在网上出现。而“一键转载”这个功能无疑是直接明目张胆地剥夺了这个权利。




那么就有人要问了,如果我非常喜欢某一篇作品,又担心原作者删除,想永久保存怎么办?


红心点太多,想看某篇文的时候找不到怎么办?


这里我提供两个比较好的方案:


①右键复制黏贴到自己电脑里的txt文档(并在任何情况下不进行公开、分享)


②如果嫌自己做txt太麻烦,也可以在“一键转载”时选择“仅自己可见”(且永远不进行公开)


总结来说,只要不形成“二次发布”的客观事实,自己收藏起来想怎么看都可以。


(PS:这里指的“都可以”是从保护作者权益的角度,单纯私人收藏是不侵害原作者权益的。不代表所有作者都喜欢被人转载到“仅自己可见”,因为即使是转载为“仅自己可见”,作者仍然会受到转载的提示。有一些作者甚至也不喜欢被人复制粘贴到txt。但这些都只是作者私人情感的层面,不做讨论,读者如果足够尊重原作者的感受,也可以多询问下作者的意向)




现在我不仅把禁止无权转载直接写在lofter的个人简介上,而且连每一篇更新的最后都会写标明禁止转载的注意事项。


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杜绝被转载的现象。只能靠大家自觉。


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止一次向LOFTER提过建议、发过邮件、私信,在微博上也艾特过,希望能更改成每篇文章单独设置是否开放授权,但完全没有任何回应。




当然我并不是要指责这些转载的人,他们大多是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也没有看到我写的声明。其中一些还特地写过私信来跟我道歉说明,非常感谢这些读者朋友的理解。


但有时候打开lofter通知,看到文章又被转载,真的非常破坏心情,也非常消磨写作的热情。




希望看到这里的朋友能够谨慎使用“一键转载”,使用前多看一眼作者有没有相关说明,如果作者没有禁止转载或者欢迎转载,我认为是可以转载的。


但如果作者明确表示不希望转载,也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作者的心情。




再次感谢大家,感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朋友。


也感谢大家这些年在LOFTER送给我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有你们的鼓励支持,才有不断创作的我。


愿未来长久相伴。






PS:最后说一句,本篇文章单独开放转载授权。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







copyright©2013-2017.SALT-SHAKER.All Rights Reserved




讲个玄学
太郎爸爸锻不出来的就在4-4疯狂刷吧。我在4-4boss点掉了太郎爸爸(。ò ∀ ó。)

我现在简直万念俱灰。
非洲人无药可救了…………
(ノಥ益ಥ)

关于两把可爱小短刀骨喰和前田刚来的时候,叶花的表现。
女审:诸行叶花

审神者:诸行叶花
设定是心大,色色的大姐姐,26-28的年纪。
是审神者的孩子,继承了母亲的本丸,拥有过于强大的灵力,也因此体弱多病,总是口腔溃疡,胃病不断,但是就是喜欢吃辣。
很善良,初始刀清光,初锻刀药研。
和长谷部是cp,以调戏长谷部为乐趣。[最近主任占据了我的图库,觉得对不起长谷部_(:з」∠)_]
第一张图是人设,第二张图是赶时间的胡来,有时间会画的更精致的(¦3[▓▓]
不定时更一些本丸日常,有虐有糖。
然而只画自己有的刀。
再也不信国服有三日月(ノಥ益ಥ)
我是非婶我骄傲,我为自己省材料!!

[药研╳女审]标题无力,砂糖文。

  药研碎刀的那天,院子里的樱花正好开放了,那时,我正一个人坐在廊沿赏花。
   心里想着真好的樱花啊,等我家的刀出阵回来后大家一起办一个宴会。
   而后,  悬挂的铃铛响了起来。一个铃铛碎裂开来。刻着药研刀纹的碎片落在我的面前。
   我愣住了。
   远处传来长谷部的声音。出阵的部队重伤归来。
   我攥紧了碎片跑过去。
   队长加州清光浑身是伤无力的由大和守安定搀扶着。
   “主人……”清光看见我,犹豫的从怀里拿出一把短刀。
   刀柄完好,但是刀身尽碎。
   那把短刀,刀纹是药研。
   “药研他,直到最后一刻,都在恪尽职守。”清光用力的压着哭腔说道。
   我抱住刀哭的一塌糊涂。
   我喜欢药研,非常非常喜欢。
   药研是我断的第一把刀,也是我最不愿意断的刀。
   当我把他召唤过来的时候,他喊我“大将。”
   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喊,他红了脸,说没有人会喊我大将,这个称呼只有他会喊,是他的私人称呼。
   从此以后,再没有人会喊我大将了。
  
   药研不在的日子,樱花长盛不衰。真是奇怪,就好像它在等待某人来看它。
   每当这样想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老实说,自从药研碎刀之后,我开始自暴自弃,把近侍的位子交给清光之后我再也没有管理过本丸。
   次郎拒绝给我酒,长谷部和烛台切每天变着法的想让我多吃几口饭,藤四郎们拉我出去玩。
   我每次锻刀,总是能得到很不错的刀,但没有一把是药研。
   我总是忍不住的想,如果我当时判断再准确一点,如果我换一把刀,如果我从来都没有药研,一切是不是会不一样?
   思考的越多,我对自己的厌恶越多。
   思念与被思念,哪一个更痛苦呢?我分不清。但是时间越长,思念的苦痛却从未削减,甚至愈甚。
   某天,清光锻了一把刀。时间很短。
   一种清晰的知觉告诉我,有谁要来了。
   那是我极度渴望的,极度思念的。
   漫长的等待之后,我又再度迎来药研。
   他看到我,先是一愣,随后微笑道:“哟,大将,瘦了不少啊,有好好吃饭吗?”
   那一刻,泪水止不住的流淌,我扑过去抱住他,扯着嗓子嚎啕大哭,“欢迎回来……药研……我好想你啊啊啊……”
   药研温暖的手轻拍我的后背,“嗯……对不起,大将,等了很久吧。”
   那天晚上,大家聚集在樱花树下举办了盛大的宴会。
   宴会持续了很长时间。
   夜深了,他们就这样直接在庭院里睡过去了。
   “大将,我带你去本丸最好的观景台吧?”
   药研没有醉。他向我伸出手。
   观景台就是本丸最高的屋顶。
   “在这里,可以看见整个本丸,而且,月亮看起来会很大。”
   “嗯。”我点头。
   “我听说,我碎刀之后,大将很难过,连本丸的事都不管了?”
   “唔……”我语塞。
   “你呀,好歹也是一个审神者,稍微负点责任好吗?怎么能因为碎了区区一把刀就自暴自弃呢?”
   “……因、因为,药研很特殊啊。!才不是区区的一把刀!!”
   药研的眼睛微微睁大。“大将……”
   “药研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才不是一把普通的刀。药研不在我真的好难过,好自责,如果我再聪明一点事情或许就不一样了,为什么我这么没用,为什么为什么!?我这样想着,我这样自我厌恶着……全部全部都是因为药研,所以啊……所以啊,不要说自己不重要,好难过啊,就好像把药研视为宝物的我是个傻瓜一样……怎么这样……我喜欢药研,好喜欢药研啊……”
   说着说着,我的泪水再次不争气的掉下来,“凭什么我是傻瓜啊……”
   “大将……”药研伸手温柔的擦去我脸上的泪水,“对不起,是我的错。所以,大将,笑吧,因为对我而言,大将的笑容也是弥足珍贵的宝物。”
   他温柔如水的瞳落进我的眼中,裹携着温暖的笑意直达心底。
   忽然间,清风大盛,漫天飞樱撒在月间。
   我一时看的入迷。
   “大将,今晚月色真美。”
   “什么?唔……”
        END

终于结束啦。发文章果然很费时间( •̥́ ˍ •̀ू )
但是如果有人喜欢真是太好了。
[小剧场]
某晚,药研寝当番。
我:既然你是短刀,那个部位应该也很短吧?
药研:呵,大将想试试吗?
我:放、放手……别解我衣服!!我错了……
结果折腾了一夜,直到第二天下午我才从被窝里爬出来。
以后再也不要药研寝当番了。滚回去和弟弟睡!!

[药研╳女审]题目无力,砂糖文,短篇

   药研碎刀的那天,院子里的樱花正好开放了,那时,我正一个人坐在廊沿赏花。
   心里想着真好的樱花啊,等我家的刀出阵回来后大家一起办一个宴会。
   而后,  悬挂的铃铛响了起来。一个铃铛碎裂开来。刻着药研刀纹的碎片落在我的面前。
   我愣住了。
   远处传来长谷部的声音。出阵的部队重伤归来。
   我攥紧了碎片跑过去。
   队长加州清光浑身是伤无力的由大和守安定搀扶着。
   “主人……”清光看见我,犹豫的从怀里拿出一把短刀。
   刀柄完好,但是刀身尽碎。
   那把短刀,刀纹是药研。
   “药研他,直到最后一刻,都在恪尽职守。”清光用力的压着哭腔说道。
   我抱住刀哭的一塌糊涂。
   我喜欢药研,非常非常喜欢。
   药研是我断的第一把刀,也是我最不愿意断的刀。
   当我把他召唤过来的时候,他喊我“大将。”
   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喊,他红了脸,说没有人会喊我大将,这个称呼只有他会喊,是他的私人称呼。
   从此以后,再没有人会喊我大将了。
  
   药研不在的日子,樱花长盛不衰。真是奇怪,就好像它在等待某人来看它。
   每当这样想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老实说,自从药研碎刀之后,我开始自暴自弃,把近侍的位子交给清光之后我再也没有管理过本丸。
   次郎拒绝给我酒,长谷部和烛台切每天变着法的想让我多吃几口饭,藤四郎们拉我出去玩。
   我每次锻刀,总是能得到很不错的刀,但没有一把是药研。
   我总是忍不住的想,如果我当时判断再准确一点,如果我换一把刀,如果我从来都没有药研,一切是不是会不一样?
   思考的越多,我对自己的厌恶越多。
   思念与被思念,哪一个更痛苦呢?我分不清。但是时间越长,思念的苦痛却从未削减,甚至愈甚。
   某天,清光锻了一把刀。时间很短。
   一种清晰的知觉告诉我,有谁要来了。
   那是我极度渴望的,极度思念的。
   漫长的等待之后,我又再度迎来药研。
   他看到我,先是一愣,随后微笑道:“哟,大将,瘦了不少啊,有好好吃饭吗?”
   那一刻,泪水止不住的流淌,我扑过去抱住他,扯着嗓子嚎啕大哭,“欢迎回来……药研……我好想你啊啊啊……”
   药研温暖的手轻拍我的后背,“嗯……对不起,大将,等了很久吧。”
   那天晚上,大家聚集在樱花树下举办了盛大的宴会。
   宴会持续了很长时间。
   夜深了,他们就这样直接在庭院里睡过去了。
   “大将,我带你去本丸最好的观景台吧?”
   药研没有醉。他向我伸出手。
   观景台就是本丸最高的屋顶。
   “在这里,可以看见整个本丸,而且,月亮看起来会很大。”
   “嗯。”我点头。
   “我听说,我碎刀之后,大将很难过,连本丸的事都不管了?”
   “唔……”我语塞。
   “你呀,好歹也是一个审神者,稍微负点责任好吗?怎么能因为碎了区区一把刀就自暴自弃呢?”
   “……因、因为,药研很特殊啊。!才不是区区的一把刀!!”
   药研的眼睛微微睁大。“大将……”
   “药研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才不是一把普通的刀。药研不在我真的好难过,好自责,如果我再聪明一点事情或许就不一样了,为什么我这么没用,为什么为什么!?我这样想着,我这样自我厌恶着……全部全部都是因为药研,所以啊……所以啊,不要说自己不重要,好难过啊,就好像把药研视为宝物的我是个傻瓜一样……怎么这样……我喜欢药研,好喜欢药研啊……”
   说着说着,我的泪水再次不争气的掉下来,“凭什么我是傻瓜啊……”
   “大将……”药研伸手温柔的擦去我脸上的泪水,“对不起,是我的错。所以,大将,笑吧,因为对我而言,大将的笑容也是弥足珍贵的宝物。”
   他温柔如水的瞳落进我的眼中,裹携着温暖的笑意直达心底。
   忽然间,清风大盛,漫天飞樱撒在月间。
   我一时看的入迷。
   “大将,今晚月色真美。”
   “什么?唔……”
        END

终于结束啦。发文章果然很费时间( •̥́ ˍ •̀ू )
但是如果有人喜欢真是太好了。
[小剧场]
某晚,药研寝当番。
我:既然你是短刀,那个部位应该也很短吧?
药研:呵,大将想试试吗?
我:放、放手……别解我衣服!!我错了……
结果折腾了一夜,直到第二天下午我才从被窝里爬出来。
以后再也不要药研寝当番了。滚回去和弟弟睡!!

原创以及海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