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光石色

名叫色咩,专注石青,玻璃渣盛产地。

诶嘿嘿,石青好吃!
动作有参考拉丁舞姿的百度图片。

[尊礼]《紫罗兰宝石》

①这篇文的诞生和最近的心境有关,谢谢列表的尊在我超级失落的时候能够安尉我。

②BE

③大概是最后一篇写给尊礼的,并不确定。

④主混刀男石青,结果石青没写反而一直想写尊礼粮。

————————————————————

宗像礼司收到东西是在他三十四岁生日的清晨。

寄件人匿名,不过宗像一眼就认出了那歪歪扭扭的字体。

跨越了十年的包裹啊……

宗像礼司一边想着漫无边际的事,一边拆开小到手掌都足以覆盖的快递盒子。

盒子里又是一个黑色小盒子,宗像礼司打开它,黑色的丝绸里躺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紫罗兰色宝石。

宝石安静的躺在盒子里沉睡了十年,终于见到了自己的拥有者。

————————————————————

周防尊说要给宗像礼司准备一个二十五岁礼物。

这句话是在宗像礼司二十四岁生日的第二天说的。

宗像一直觉得凭周防尊的记性明天就会忘了这件事,也就笑了笑说了句万分期待。

不知道是周防始终记着还是宗像[万分期待]这个加持起了效果,礼物最终还是来了。

失去周防尊的第一年,宗像过生日那天,整个Scepter.4都处于一种压抑的状态,宗像礼司一整天都一言不发,在记事簿上大力写字。

日高晓拽着伏见猿比古请他帮忙关怀一下室长,遭到了伏见猿比古彻彻底底的拒绝。

但是那天的伏见猿比古也很担心宗像礼司,趁着宗像午休的时候去翻看他的记事簿。

记事簿上写了字的纸张被撕了下来,只留下了深刻的压痕。

伏见顺手拿过桌子上的铅笔去涂——满满一页的[骗子]。

他忍不住的咂嘴,比火焰还要汹涌的怒气翻滚上来。

什么啊这个人,当时说的轻描淡写,其实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既然如此从一开始就好好的表现出来啊,现在这是怎样?博取同情?谁会同情你这种人啊——

宗像礼司回来的时候,记事簿是摊开的,那一页的地方被人恶意的用黑色墨水涂了大大的叉号,罐装的无糖咖啡立在记事簿旁边。

————————————————————

失去周防尊的第二年,宗像礼司不死心的继续等着他的礼物。

德累斯顿石盘那个时候已经被摧毁,世界恢复原有的秩序,一切正常运转。

已经度过的时间无法重回,已经逝去之人无法复活。

草薙出云携着栉名安娜亲自来Scepter.4庆祝,不出意料的看到一个龙马精神的宗像礼司。

已经无法看透真实的少女习惯性的把手中的红色弹珠放在眼前观察她所看到的世界和世界上的那个人。

而后,真实就这样在眼前铺展而来。

很多时候,伏见猿比古都觉得,栉名安娜的眼睛简直是与生俱来的恩赐。

真实并非栉名安娜借助能力所看到,而是凭依她所看到的事物而主动浮现的。

因此,看到了真实的栉名安娜伸出手去给了宗像礼司一巴掌。

眼镜飞起的时刻全员震惊,一切犹如电影慢动作,一帧一帧被放出来。

“振作起来,礼司。”越来越社会的小姑娘老气横秋,一边搓着自己的手,一边看着错愕的男人。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宗像礼司的脸火辣辣的疼,栉名安娜的手也麻了,回Homra的路上小姑娘一直哭丧着脸任由草薙出云搓手。

————————————————————

第七年,Scepter.4被政府遣散。

原因是Stranger大多从社会脱节人士逐渐融入现代化进程的生活中,Scepter.4作为协调组织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淡岛世理跑去质问宗像礼司为什么不维持Scepter.4,她的青之王苦笑着说算了,已经很累了。

淡岛世理心灰意冷的把佩剑放到宗像礼司桌上。

而伏见猿比古是第一个离开的人。

他本来就没有多少行李,在某个清晨,日高晓奉命把椿门土地交接文件交给伏见猿比古,才发现伏见已经悄无声息的走了。

淡岛世理也很消沉,但在朋友结野弥生的劝说下,她找了一份稳定的公务员工作,每晚定时到某个酒保那里报到。

至于宗像礼司,他在失业的一个月后,躺在单人公寓的床上,服下了大量的安眠药。

宗像直接对着药瓶将大量药片倒入口腔。干燥的药片卡在喉咙里让宗像喘不过气。

就在那个瞬间,求生的欲望变得无比强大,胜过了宗像内心的孤寂,促使宗像在发挥药效之前趴到梳洗台前扣着喉咙活生生把所有药片吐了出来。

之后宗像用冷水冲了冲脸,让自己变得冷静一些。

做完这些事后,他虚脱的栽到床上。

无论是击杀周防尊还是等待着达摩克利斯之剑坠落的时候,对于死亡宗像都没有太大的实感——直到刚刚,死亡的恐惧才真真正正的降临在自己身上。

宗像在床上大字摊开,微微喘气。

口腔残存异味,喉咙火烧一样。

从未触及过的情绪在天才的大脑里慢慢苏醒,牵扯着旧时的回忆一点一点蚕食理智。

宗像礼司反手抓着床单,无声且撕心裂肺的哭泣。

————————————————————

第十年,三十四岁的单身男子宗像礼司在善条刚毅经营的面馆打下手。

生日的那天,宗像照常早早的来到店门口,然后在店门口发现了快递盒子。

一开始他以为是谁不小心忘在了店门口,但是翻过来却发现收件人一栏填着自己的名字。

字迹宗像很熟悉,那是总在重要文件上胡乱涂画的恶劣第三王权者的字迹。

宗像蹲在店门口沉思了很久。

“天国的手信吗?不,地狱才对吧……”他自言自语,并思考着是谁做的恶作剧或者安尉自己的小惊喜。

遗憾的是他并没有想出来。

善条刚毅来帮忙的时候宗像还维持在那个姿势一动不动的沉浸在自己的思索里。

那样的集中度,只在十三年前飞机劫匪案的宗像礼司身上出现过。

善条刚毅走近,大致看了一眼宗像和他手心的盒子,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

忠厚老实的中年男子拍了拍宗像的肩让他今天休息。

宗像苦笑着站起来,顺手把盒子放进大衣的口袋,决定去Homra问问。

“没见过的宝石。”栉名安娜坐在酒吧的旋转椅上拿着宝石仔细查看。

“尊没有说过,不过我想我大概知道为什么我们从各处混混那里收来的赃款为什么失踪了。”草薙出云跟着接话。

宗像苦笑,“那么,宝石就还回来好了。”

“这样不好吧,到底是尊送的礼物,也算是我们吠舞罗的心意。”草薙出云出声拒绝,他看了看宗像礼司身侧的栉名安娜,继续说道,“尊大概是希望你能替他照顾安娜吧,所以也算是贿赂?”

“真是遗憾,我并没有履行职责呢。”宗像礼司摇摇头,“而且我拿着并没有什么用。”

栉名安娜举着宝石放到眼前,去观察宗像礼司,“咦……?”

流动的光芒里是红色的火焰,微弱的火苗在水晶里沉浮。

她放下宝石,拉过宗像礼司的手郑重其事的放到他手心。

“宝石里,是尊。”

宗像低头看,紫罗兰的宝石在宗像手心安静的躺着。
全然不像那个暴躁的男人。

“水晶里,有他吗?”宗像举起宝石,放到自己眼前,宇宙的色彩涂满眼眶。

“……我看不到……”宗像放下手。

————————————————————

“在逃避啊,那个人。”宗像礼司走了之后,栉名安娜趴在吧台上举着宝石对准草薙出云。

草薙弯腰摘下墨镜眯着一只眼透过宝石去看安娜。

“红色的光芒很明显呢。”

“骗子。那个人,是骗子。”

“原谅他吧。这样的生活他已经习惯了,突然告诉他尊给他留了东西,是折磨啊……”

“就算是折磨,也是弥补了遗憾才对啊……”栉名安娜反驳,“不明白……”

“真难懂,他们……”

——————————————————————
完全不知道写了什么,就不艾特大佬岚岚姐了。

《京都妖谭异灵志》妖怪paro插图合志本宣

起伏:


预售时间:11月4日19:00——12月7日23:59


预售地址:戳这里mmm


具体详情 请小伙伴们详细阅读宣图


转发 本宣并购买本子截图给淘宝客服领取瑞金无料文件夹#感谢小伙伴们支持#


参本画师:


阿十 @变态十 ,BB @手癌B ,阿和 @和也 ,七次瓜 @七次瓜 ,T岚 @T岚 ,时予 @爆炸予 ,屿 @屿 ,五楼 @❆snniou❆ ,芽芽 @南瓜饼好吃么 


本子收纳了以上太太全部妖怪paro作品


 本子进度 发货售后 已经 后续的场贩 可以关注lof


如果出货赶得上的话 会参加cp21

我要狂吹源生太太!她画的青江江实在是太棒了!!嗷嗷嗷嗷我要炸啦!炖粮!啥也不说,炖粮!

源生:

万圣节——快乐——
@立风胤  @青光石色
终于等到这俩都收到东西了……于是放一波
背后长谷部和青江江!!
然后也想试试上色……悄悄摸摸在手机上把之前照好的涂一涂_(:з」∠)_
p5是阿色送了一盒小曲奇……超好吃的。

[石青]《向阳之诗》2

①吸血鬼paro

②作者吃枣药丸

③龟速慢更

④海盐焦糖风味,迟早装车

————————————————————

我记得一个小男孩,从小就是一个人,坐在公园里一言不发,不跟别的孩子玩耍,看起来也不像有自闭症。

后来有一天,那孩子身边多了一个小男孩。穿着制作精良的白衬衫背带裤,蹬着黑漆小皮鞋,和那个环境格格不入。

他们俩成为了朋友。

至少我觉得是朋友。

再后来我搬家了,再也没见过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友谊是不是还在继续。

如果是,我想这是那个孩子的运气。

毕竟像他那样不招人喜欢的小孩子早点死掉才是为世界做贡献。

————————————————————

“你是傻子吧?”歌仙兼定和好友见面之后第一句话问候了他的智商。

“好友见面说我傻子也太绝情了吧?”笑面青江是来还西装的,所以他一只手提着装着衣服的纸袋,另一只手现在故作失落的捂在胸口。

“好友突然打电话过来说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还向我咨询感情,这太不风雅。”歌仙兼定摇摇头,“我认识几个不错的医生你要不要去看看脑科?”

笑面青江笑着把袋子塞进他怀里,“我可是说真的,遇到大劫难啦,不想放手,又怕是落花流水之意白忙活一场。”

歌仙兼定挑眉,打开纸袋翻弄检查里面是不是又被塞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安心啦,这次我很乖巧的没放任何东西哦。”笑面青江站在一旁环胸笑着,“毕竟这次有求于你嘛。”

“到底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觉得我会回答你的?立向居勇气吗?”歌仙兼定保持着姿势侧着头直直盯着笑面的眼睛,“那个人就这么让你痴迷?”

“嗯……”笑面青江收起笑容,罕有的认真回看歌仙兼定,点了点头,“也有可能是吊桥效应,但是现在确实对他动心了。”

歌仙兼定叹口气,抓紧了纸袋,“进咖啡屋再说。”

他转身走在前面,听到身后好友发出高兴的笑声。

歌仙兼定咂了咂嘴,走路的步子下力放狠了一些,几乎是跺着地在走。

他搞不明白,只是一个晚上不见,笑面青江突然从一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成年男性蜕变成被恋爱气息包裹的纯情高中生。

这让他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歌仙……歌仙……?”

笑面的声音被他的个人思绪阻挡,无法传入大脑。

歌仙兼定这个人的发散思维很强,他从对自己或许会和挚友逐渐分离的恐惧想起了陈年往事,也幻想了笑面青江将来可能会有的生活。

“歌仙!?”笑面青江猛地伸手把他向后拽。

“怎么了……?”歌仙迷茫的看着面色愠怒的友人。

“居然还问怎么了……你刚刚面前是呼啸而过的轿车哦?再差一步我们俩就要说拜拜了,这可一点都不风雅啊歌仙。”笑面青江比歌仙矮了一些,他抬着头看歌仙,眼中写满了不爽。

笑面青江对好友的坏毛病了如指掌。

他皱着眉拽着歌仙兼定朝两个人经常去的咖啡屋走,“你又在想什么?你每次都是这个坏毛病很容易出事的。”

歌仙兼定一阵恍惚。

小时候是他拉着青江一步一步迈出去的,而现在却是他被青江拉住了。

两个人在咖啡屋坐定,歌仙选了肉桂茶,青江要了一杯冰咖啡。

“那么,说正事。你和那个人怎么认识的?”歌仙喝了一口肉桂茶,烫的直皱眉。

青江认真的低头思考,回答道:“大概是一个奇怪的play?顺便说,歌仙你的衣服当时夹在我们俩之间。”

不出意料,歌仙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瞪了他一眼。

“然后呢,你喜欢他哪里?”

“哪里啊……”青江歪头转着眼珠仔细的想。

青江还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从昨天对石切丸动心到现在,他还没想过有关石切丸的一切。

笑面青江想了很久,歌仙等着他思考结束,途中喝下了两杯肉桂茶。

“还没……”歌仙的第三杯茶喝到一半时,他叹了口气,问青江。

“我想不出来。”青江打断了歌仙的话,他双手十指相扣,搁在桌沿,“我想不出来……但我的确是很喜欢他的……”

笑面青江无奈的笑起来,他耸耸肩,“歌仙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好的,脸长的不错,说不定还是分不清年纪的童颜。”歌仙兼定打了个响指,点点头,末了又补充道,“一见钟情是要看脸的,青江你口味挑剔我也知道。”

笑面青江噗嗤一声笑出来,他本来还有些担心歌仙会骂他什么都不知道就一头热。现在想想,挚友的接受能力比任何人都要强大,接收自己信号的能力也是与日俱增。

“笑什么?”歌仙皱眉,食指弯曲敲了敲桌面,“不是在商量正事吗?”

“是……”笑面青江笑的止不住,“只是在想,能认识歌仙你真是太好了。”

歌仙兼定的眉毛舒展开,他表情柔和下来,笑了一声,“你啊……一点都不风雅,要是我不在你身边不知道会有惹多少麻烦。”

“是是是。”

————————————————————

和歌仙聊天结束之后,他们俩又去参加了今天约定好的朋友聚会。

青江把自己的情况和朋友说了之后得到了一堆建议。

“强硬一点,在他身上刻个刺青?”宗三一边伸筷子捞着火锅里的肉片,一边说道。

“哪可能这么简单啊,他体型比我魁梧很多诶。”

“让他看看真心实意的感情,还是老实追求比较好。”蜂须贺往青江碟子里放了团魔芋丝,有些迟疑。

“老实一点我怕会追不上啊。”

“风雅最好。”歌仙喝了口荞麦茶,提出自己的见解。

“你已经跟我说了一个下午了,不过风雅在这方面是行不通的。”笑面青江翻了个白眼。

歌仙兼定气竭。

酒足饭饱已经是深夜,笑面青江甩着装有从便利商店买来的安全套的袋子,吹着口哨走到公寓楼的楼底下。

路过垃圾桶的时候他却鬼使神差把塑料袋连同东西扔掉,只留下一包揣在裤兜里。

“哦,欢迎回来。”吸血鬼很自来熟的坐在沙发上翻看着青江放在桌子上的时尚杂志。

青江其实是有些心虚的,毕竟是第二天认识的人,万一调戏不成反被吸血怎么办。

“你很像父亲啊。”青江舔了舔嘴唇,坐到石切丸身旁。

石切丸挑了挑眉,“怎么说?”

“有人跟我说‘欢迎回家’这种感觉,就像是生活许久的两个人才会有的关怀,我不知道怎么去定义你的位置,只好说父亲。”青江耸了耸肩,思绪突然被回忆抛远。

欢迎回家啊……这种话真的是许久没有听过了。

“与其说我是父亲,至少说我是兄长才比较符合我的年纪吧?”石切丸苦笑,“我看起来很老吗?”

“不老。”青江摇头,脑后的马尾跟着一甩一甩,“但就是有这种感觉。”

“……”

一时间无言,由沉默填满了空间时间。

过了大约一两分钟,青江再度张口,“其实我有一个兄长,只是很久没有见到他了。不知他现在怎么样。”

“我……也有几位兄弟,虽说不算格外亲近,倒也算是和乐融融的一家人。和他们失散之后也挺担心的。”

“失散?”

“啊,说起来——”自知失言,石切丸迅速转换话题,“青江君可有带夜宵给我?”

“……你又没告诉我,我怎么会带。”青江笑了一下,“实在饿的话不如吃了我?”

石切丸笑起来,弯弯的眼角格外诱人。

青江咽了一口唾沫,伸手解开几颗衬衫扣子,拽着领口拉至肩头,“这里可是有移动储备粮哦?”

“刚刚只是说笑。”石切丸侧着身子抬手拉着青江的衬衫将扣子一颗一颗系好,“食量的话,一周200毫升足以维持。”

“诶~还是要吸我的血啊。”青江拉长了音节,眸子半垂,瞳孔笔直的看着石切丸。

“我会自己想办法,不劳烦青江君。”妹妹头的男人亦看着他,紫罗兰的瞳孔里柔和的似乎能开出花来。

青江非常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脏跳动如同太鼓重击。

他深吸一口气,跨坐到石切丸腿上,双手捧住石切丸的脸,和他额头相抵。

“青江君这是做什么?”石切丸笑着问他,脸部的肌肉随着动作而微微偏移。

“你说呢?”笑面青江向他轻轻吐气,“都已经是这个姿势了,我想做什么不是一目了然吗?”

石切丸保持着笑容,一只手搂上青江的腰,另一只手摸索着沿着他的脖颈顺着脊椎向下滑,停到臀部开始搓揉。

青江受用的哼唧,然后他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裤兜里被抽了出来。

“……”手里拿着安全套的石切丸笑容逐渐僵在脸上。

———————TBC————————————
①歌仙真的超级好,闺蜜组都超级好!
②写他们的互动真的很开心!
③啊卡肉卡肉,虽然今天上午的语文课已经把该做的都写完了,但是现在还不是时间。

透明文手小秘密

每天都在担心自己会不会掉粉……想写文加粉,又懒得写,有了新粉如同发现新大陆。

楼蓝:

基本是我……
除了挨个点进关注者……这个有点stk对吧hhhhh


李阿烟:



不!我真不是爸爸!




叶风隐:







就是这样








晏欢:















是我.完美对应.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首页被想去广州的大佬们占据了!
别这样我也想去哇啊啊暴风哭泣(´°̥̥̥̥̥̥̥̥ω°̥̥̥̥̥̥̥̥`)
有人带着我吗带着我吧
我也想订票˚‧º·(˚ ˃̣̣̥᷄⌓˂̣̣̥᷅ )‧º·˚

[石青]《向阳之诗》

①吸血鬼paro

②中长

③海盐焦糖风味

④日后开车

⑤作者吃枣药丸

—————————————————————

我把他视为太阳,渴求而得不到。我为他唱赞歌,希望黎明的光芒能够眷顾我的人生。

有人说,白昼之光,岂知黑夜之深。我却清楚,黑夜之境,孕育明光。

—————————————————————

新宿的夜晚,歌舞伎町灯火通明,大大小小的节能灯牌子挂在街道两边,充满了邀请的色彩。

绿发青年穿着宽大的衬衫和宽松的牛仔裤,一只手插兜,一只手反掌把黑色的西装搭在身后。

他在裤兜里摸索出一个手机,修长的手指点了几下拨通电话。

“是我,忘了拿走西装可一点都不风雅啊?”他笑呵呵的和电话另一头的好友说话。“我现在在歌舞伎町干嘛要给你送过去啊?不如你叫我一声爸爸?”

“笑面青江!”电话那头的人咬牙切齿的念出好友的名字,“等我工作办完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风雅。”

“饶了我吧,风雅什么时候变成这么可怕的东西啦?”他一边和人开玩笑,一边拒绝沿路靠上来的风尘女子。

挂断好友的电话之后,名为笑面青江的青年经过经过路边的小巷子,他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停下了步子。

模样清秀的妹妹头青年靠着发冷的墙壁瘫坐在地上,看不出年龄的娃娃脸在黑暗中若隐若现,紫罗兰的眼睛在墙壁打下的阴影中反射远处路灯,就像是盛开在黑暗中的地狱幽火。

笑面青江下意识的吹了一声口哨,少有的主动靠到陌生人旁边。

“需要帮忙吗?”他蹲到男人身前笑眯眯的歪着头打量男人。

男人抬起眼皮瞟了他一眼,默默把头扭开。

这是什么意思?我长得很丑吗?已经丑到不想说话?

平心而论,青江的脸绝对算不上是丑,甚至可以说很美,即使是在同性面前这张脸也充满了诱惑力。

“真是冷淡呢~”笑面青江笑了一下,耸耸肩,站起转身,抬脚准备离开。

突然间,一只手拽住青江身后的西服外套强硬的把他向后拉扯,青江只觉得瞬间天旋地转,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抱进怀里,好友的西装外套被垫在他和身后的人之间。

青江被迫双腿岔开坐在男人合拢微弯的两腿上,他的腰被一只手紧紧箍着,而另外一只手穿过他高高束起的马尾,五指牢牢的按在青江两根锁骨之间。

一瞬间的震惊过后,青江立刻稳定情绪,嘴角勾出一个笑容,“哦?这是要做什么呢?让我染上你的颜色吗?”

身后的人没有回答他,只是把额头抵在青江脖颈后,温热的呼吸喷洒在青江的肩与脖子交汇的地方,那感觉酥酥麻麻,让青江情不自禁想放软身子。

“不说话就是默认咯?”青江稍稍动了动,按在胸口的手力度立刻加大,压的青江生疼。

青江皱眉,骂人的话还没有出口,疼痛便席卷了大脑。

男人锐利的犬齿深深陷在青江的肩膀处,隔着衣物,狠狠的扎进肉里。

青江痛呼出声,拼命挣扎。

原本按在胸口的手突然上移,手指卡进青江口腔压住舌头迫使他无法发声,突如其来的袭击让青江想要呕吐。

与此同时,青江感觉肩膀被咬的地方失去了知觉。他强忍恶心,艰难的用眼角余光去看,只能看到男人赭色的短发和高挺的鼻梁。

青江从来都没有那么冷静过,他清晰的感受到血液从伤口流失,滑入对方的口腔。

是吸血鬼吗……?青江在心里想着,居然能遇见传说中的生物啊,糟了外套还没还给歌仙,明天还说好了和宗三他们聚一聚……青江的大脑里蹦出了无数的事情。

我会死在这里吗?他想到了这件最重要的事,说起来,自己就是那种会把重要的事放在最后考虑的类型啊,不对,现在的重点是自己会不会死吧……

就在青江胡思乱想的时候,禁锢自己的力量逐渐变小消失。

男人保持着吸血的姿势一头扎在青江肩上不省人事。

青江稍微动了动,发现确实已经不会再受到攻击之后立刻站起身抓着歌仙的西装外套就向巷子外面奔。

也是奇怪,这么热闹的街道,来往人群这么多,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巷子里发生的事。

青江跑了几步,又驻足,转过头来看向昏迷的男人。

男人背靠墙壁歪着头,像是被谁杀在了墙角一样。

笑面青江小步小步挪过去,蹲下来仔细看这个差点要了自己命的吸血鬼。

闭上眼的脸比睁着眼的样子还要招人喜欢,睫毛轻颤,双唇微抿。

鬼使神差一般,笑面青江把好友的西装穿到自己身上,架起男人往回走。

回到家,青江踢开半掩的卧室门,把男人放倒在床上。
他短暂的休息了一下,起身打开灯,站到试衣镜前面,脱下西装。

不出意料,被咬的地方溢出了鲜血,染红了衬衫。

青江回头看了一眼,男人睡的很安稳。他出了一口气,一颗一颗解开扣子,拉开领口。

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是为了看自己的伤口如何,却还要检查罪魁祸首有没有睡着,简直就像是背着爸爸偷偷看成人杂志的高中生。

青江一边想着莫名奇妙的想法,一边看自己的伤。虽然已经止血了,但伤口四周仍不了避免的微微发青。

青江用手碰了碰,疼的他倒吸一口气。

—————————————————————

男人悠悠转醒是在第二天的上午。

他睁开眼,看到的不是天空而是天花板

这让他异常的恐慌,他猛地坐起来警戒的看向四周。

房间里没有人,没有冰冷的机械设备,没有培养罐,身下是床,柔软的床垫承载着他的重量,指尖触及单薄的夏凉被,顺滑的触感让男人分外不安。

窗帘是拉着的,房间里没有光线,不过在吸血鬼眼中有没有光都是一样的。

这是个很整洁的房间,但是房间里飘散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突然门把手被人旋开了。

没有见过的生面孔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打开了房门,那人看到他,眼皮抬了抬。

“喔,你醒了。牛奶要喝吗?”

“……?”男人有点懵,他皱着眉充满警惕的看着这个向他走过来的青年,搭在身体两侧的手慢慢蓄力,随时准备出击。

绿发青年把牛奶放在床头小柜上,侧着头看向他,“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被吸血对象带回家就这么震惊吗?还有,你那个挺大的,我是说力气。”

“哈?”男人更加迷惑不解。

直到青江把所有事告诉了他并把肩头的伤给男人看过之后他才慢慢明白发生了什么。

“真是很抱歉,很久没有吸血了,昨天实在是克制不住吸血的欲望了。”男人不好意思的挠着头笑,爽朗的笑容让青江怀疑到底他是不是一个吸血鬼。

“嘛,微笑才是最好的,就结果而言。”青江耸耸肩,“而且,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吸血鬼呢。比幽灵还要有趣。”

男人听到他的话,定睛看向青江。

青江罩着一件大t恤衫,两条削瘦的手臂交叉环在胸前。
他的额发遮住右眼,金色的左眼瞳孔细长如猫瞳。

“对了,我叫笑面青江,嗯,你也觉得这名字很怪吧?你呢?”青江没有注意到男人考量的眼神,他的关注点全部在刚刚打开的手机上。

“石切丸。”男人答话,“另外,我觉得你的名字并没有很奇怪。”

“最好啦。不过吃完早饭还请离开吧,别回来哦。”青江关上手机,指了指厨房的方向,“放心,遮光措施我已经做好了。”

“一开始来这里也不是我的本愿啊。”石切丸露出一个困扰的笑容,“而且就算让我离开,我现在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定居的地方。”

“那就委身于我,啊我是指住在我这里,要交房租。”青江接话,轻描淡写的口气就好像他丝毫无所谓。

他的眼睛盯着已经空下去的牛奶杯,一下也没有看石切丸。

石切丸笑了笑,起身去找早餐吃。

似乎从一开始他就有打算要住在青江家里一样。

“顺便一提,我的房租很贵的,钱不够的话也不介意用别的东西来支付,比如说身体哦。”青江在他身后补充道,“还有,我嘴很严的,请完全放心我不会泄露你的秘密。”

石切丸的步子顿了顿,回过头来对着青江笑了一下,“对往后,真是万分期待呢,青江君。”

那样的笑容,怎么看都像是要搞事。

青江忍不住抖了抖,不是因为石切丸的笑容而是因为石切丸转身对他笑的时候,一股悸动突然自心底而生,刺激青江的大脑皮层。

石切丸去吃饭了,青江一个人坐在卧室的床上,他翻出好友的电话拨通,“歌仙是我,西装我马上给你送过去,不过我要问你几个关于恋爱的问题……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哪里不风雅了啊?你就是因为风雅才找不到女朋友的哦……你是老妈子吗问这么多?”青江和好友拌嘴的同时不忘盯着门以免石切丸突然进来。

青江挂断电话之后,发现石切丸还在吃饭,松了一口气。

虽说一见钟情这种事总是有例子,但青江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且对象还是非人的存在。

青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我死而无憾。”

—————————tbc——————————

青江最后一句话这个梗来自日本作家二叶亭四迷在翻译屠格涅夫的小说时,将“我爱你”翻译为“我死而无憾。”

——————————————————————
作者的碎碎念,想了好多梗啊结果这个是最早写出来的,本来以为上了大学可以高产似母猪,结果发现只有饭量似母猪_(:з」∠)_

关于自家婶的人设

@司逝 的联文

就这吧,不知道该怎么交代了。

近侍青江。

—————————————————————

二十三岁那年,为了躲避世界的恶意,我逃离了本家。

我一个人独自坐在政/府的内里花园中,炙热的阳光仿佛要将人分割掉。

“久等了,诸行叶花小姐。”穿着雪白狩衣戴着狐狸面具的工作人员从不远处走来,手中提着红色福袋。

我知道那福袋里装着重要的东西,可能是金丝笼,但也可能是自由。

“您知道的,我们无法安排您的工作,因此,您的命运将掌握在您自己手里。”

他坐到我对面,倾身把福袋放到我面前,打开。

福袋里装着两个纸卷。一个是政/府职员的入职信,一个是审神者的入职信。

“请您选择。”面具上看不出悲喜,我无法知晓他的感情,无法辨清是否他对我也存有恶意。

我权衡着,在看不出不同的纸卷里挑选半天。

“诸行大人,您的命运是掌握在您自己手里的。”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动摇,狐狸面具伸手捏住了一个纸卷,“这次由我为您赠予您勇气,但是日后就不会有人像我这么好心了,希望您能早日成长。”

他把纸卷放进我手心,让我打开。

我慢慢的打开纸卷,沉默。

“我无权查看纸卷的内容,请问写了什么?”

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我的命运是握在我自己手里的,因为选择权在我手里,真相也在我手里。

一瞬间我很感谢这位工作人员,在我二十三的人生里,这大概是我第一次的随心所欲。

“成为审神者。”我把两个纸卷撕个粉碎,“我将会成为修正历史的审神者。